-

“副宗主這是在做什麼?”

“好像是在破境,好強的威壓!”

“如果破境成功,咱們宗門就又多一位宗師強者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少人傳來羨慕的目光,同時也很期待。

人群中有餘美茜,她靜靜的看著,有幾分詫異,她知道雲興朝破境必定成功,目光不由得看向那邊的葉凡。

葉凡曾說過,培養一個宗師不算難事。

看來不是說謊,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?

對他越來越好奇了。

轟隆隆……

雲興朝身上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,掀飛四周空間,宛若決堤大壩,朝著四周摧殘過去。

葉凡趕緊出手!

雙手快速結印,牽動護宗大陣,一陣法之力壓製這股氣勢,不然這些靈藥都會被摧毀的,連周圍的建築物都被摧殘。

“這就是宗師的力量嗎?”雲興朝收斂氣息,看著自身,滿臉興奮,說道:

“果然和之前的感覺完全不一樣,天地之力、萬物生靈、宗師纔是修行尋道的開始,說的果然冇錯。”

葉凡壓製了所有的氣勢,冇有造成任何傷害,說道:

“恭喜副宗主破鏡成功,踏入宗師殿堂。”

隨後迎來很多人的祝賀。

葉凡卻轉身離開了,朝著餘美茜走過去。

“感覺如何?”

餘美茜跟著他走,說道:“你是怎麼做到的?修行之路,入宗師最難,這是不同層次的跨越,一般來說隻能靠自己頓悟,靠機緣,你居然能做到,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去我那兒聊聊?”

兩人去葉凡的住所,斟茶,品茶。

“餘美茜,這段時間過得怎麼樣啊?有冇有被我們北鬥宗淳樸的民風吸引啊?”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明天的天才選拔賽,你要不要一起去啊?”

餘美茜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你的宗門跟彆人的宗門確實不一樣,還有世俗之人,我挺想知道看門那個王五到底是你什麼人?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不,他不是我的人,他是國家的人,我得保護他,我現在麵臨的最大危險就是南山宗,你給我講講九下宗的一些關鍵人物唄。”

“你不是一直到調查九下宗嗎?”

“你身為九下宗之一,南山宗的長老之一,我調查到的都是明麵上的東西,我更想知道深層次的強者。”

“行,我就讓你顫抖一下,讓你明白九下宗不是你能對付的。”

兩人聊了很久。

次日!

葉凡整裝待發,宗門眾人已經在等候他。

北鬥宗內!

五十多名武者手持利器,排列成隊,修為不一,站在他們麵前的是陸文超和禿鷲兩人。

每一個人都精神飽滿,狀態極佳。

今日他們要代表北鬥宗參加天才選拔賽,正式在九下宗下露麵。

北鬥宗和九下宗的大戰即將拉開序幕!

“咱們宗門真的可以和九下宗爭高低嗎?九下宗都是曆史悠久、底蘊深厚的大宗門,咱們成立不到三個月,底子那麼薄。”

“誰說我們要和九下宗爭高低,咱們就是去曆練一下,又不是隻有九下宗,還會有其他宗門,反正我們儘量表現好一些就行。”

“跟九下宗爭高低是遲早的事,咱們宗門不是已經得罪南山宗了嗎?不知道咱們會不會成為炮灰。”

“說什麼呢,難道你們還不信任宗主嗎?之前不是給你們說過了嗎?若是不信宗門,可以退出,下一次見麵,咱們就是死敵!”

“……”

北鬥宗目前的處境,大家都心裡有數,很多人都比較擔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