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九下宗的強者在他們心中早已根深蒂固,不是一般人可以撼動的,特彆是他們這個成立不足三個月的宗門。

儘管目前發展趨勢很好,但底子始終比較薄。

就像是在刀尖上過日子,不知道哪天會被滅。

葉凡去見這些人之前,去找了一趟褚良天師,以及天師府的術法者,交代一些護宗大陣的事。

這個護宗大陣已經被他們研究了好幾天,也算是徹底瞭解。

“葉宗主,你的佈陣手段不亞於你師弟王小可,這個護宗大陣非常縝密、綜合性功能,層層相扣,就算是我也要花費好幾個月時間才能佈置出如此縝密的陣法。”褚良天師忍不住讚揚,越深究越詫異,這個葉凡就是個異類,必定會在武道世界強勢崛起,道:

“你放心吧,隻要入道境不來,我保你宗門冇事!”

葉凡點了點頭,看著他們,遞給褚良一張符紙,說道:

“如果出現意外,通知我,陸地神仙我亦可殺!”

說完,轉身離去!

術法者們看著他離開的背影。

“褚天師,葉凡有多強?”

褚良看著葉凡漸行漸遠的背影,說道:

“看不出來,修仙者呐,真讓人頭疼,還好不是敵人,他在陣法方麵的造詣已經超越了咱們天師府的大部分人,屬於頂端的那一小撮,更彆說他的戰力,餘美茜至今被囚禁北鬥宗就是最好的證明。”

“你們在這兒,好好跟他學習,如果你們能成為像他這樣的人,咱們天師府比肩三仙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“咱們先把這裡的事辦好了,這是你們能在這兒學習的條件之一。”

在他們的談話中。

葉凡已經來到眾人麵前,看著精神抖擻的武者們,站在陸文超旁邊,說道:

“各位,你們準備好了嗎?”

“準備好了!”

眾人齊聲,聲勢浩蕩。

葉凡繼續說道:“我們的目標是冠軍,你們有冇有信心?”

“有……”

這下子聲音稀疏了不少,還變小了。

很明顯,他們認為冠軍是不可能的。

九下宗的天驕眾多,奇人不少,想要拿冠軍,代表著要力壓九下宗年輕一輩,亞曆山大呀。

葉凡有點尷尬,不過也隻能表示理解,道:

“在你們心中,九下宗就那麼高不可攀嗎?這次比賽,我就讓你們見見,九下宗就是個屁,出發!”

門外已經有大卡車在等候!

灰塵漫天,大卡車緩緩離去。

葉凡站在車頂,目光環顧四周,嘴角微微一揚,露出冷笑。

不少宗門一直都在監視北鬥宗的一舉一動,其中就有南山宗的人。

有褚良天師坐鎮,還有不少宗師鎮守,葉凡還是比較放心的。

“葉凡離開宗門了,他果然要去萬朝城參加天才選拔賽,趕緊回去彙報宗門,咱們一定要踏平北鬥宗。”

“南山宗的道友,你們真的要踏平北鬥宗?為何之前一直不出手啊。”

“我們自由安排,無需跟你解釋。”

“給他說一下吧,北鬥宗就一個能打,他們的宗主出門,那就一個能打的都冇有,小小護宗大陣不足一提。”

“不止這麼簡單吧?以你們南山宗的實力,就算有葉凡,應該也不懼的吧。”

“嘿嘿,你想的還挺多,我們想要的不是滅掉北鬥宗,而是把它背後的靠山逼出來,葉凡從來就不是我們的目標。”

“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萬朝城!

一座巨大的城池,隸屬九下宗之一,雖然是城池,但性質跟宗門一樣,隻不過掌舵者不叫宗主,而叫城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