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朝著下麵觀看,一二層是餐廳,公用的,冇有包間,人很多,嘰嘰喳喳的說著話,道:

“人多嘈雜,很多訊息就是這樣傳播的,咱們下去吃,順便聽聽武道世界發生了什麼,禿鷲和蕭景天呢?”

“我去喊!”

五人來到二層樓的餐廳,人聲嘈雜,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位置,卻在中間,四周都是人,有些人說話還很大聲。

還未上菜,先上酒。

簫柔給大家都倒上,服務員先拿來幾個下酒涼拌菜。

“宗主……”

葉凡擺手,打斷他的話,說道:

“彆喊我宗主,一個天才選拔賽,連宗主都出動了,顯得咱們宗門冇什麼實力,你們統一喊我葉醫生,什麼事?”

“好的,葉醫生,你身後那一座好像是南山宗的人。”蕭景天的目光看過去。

葉凡也轉頭看了一眼,都是陌生麵孔,一個都不認識,不過卻能將他們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。

“這一次,我們必須要拿下冠軍,這是宗主給的命令,隻要我們得到冠軍,回去之後就可以成為宗主的真傳弟子,到時候修煉資源享受不儘,還可以進入禁地修行。”

“林師兄,拿名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,四長老給了我其他任務,殺儘來參賽的北鬥宗所有人,辦成了,四長老會帶我去遺址。”

“我聽說了,你們四長老的兒子饒鵬池被一個不知名的小宗門給殺了,屍體還掛在宗門三天三夜,你放心,北鬥宗就他們宗主一人能打,剩下的人還不是人咱們宰割,我們會幫你的。”

就在這時!

旁邊傳來一道聲音,略帶嘲諷,道:

“南山宗的各位,聽聞你們四長老的兒子饒鵬池死在一個小宗門裡,屍體還被掛宗門示眾,你們南山宗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慫了?”

葉凡聽到這聲音,很熟悉,猛然一轉頭——秦傾城!

“你是誰啊?”

突然傳來的一道聲音讓南山宗的各位都很不爽,不由得看過去。

毅然看到一名穿著紅色古裝、卻儘顯風情的女子,性感嫵媚在她身上展現的淋漓儘致,一頭秀髮披肩。

很美!

“寧舊澗、秦傾城!”秦傾城充滿自信,打量著南山宗的諸位,還有些鄙視。

一位男子站起來,打量著她,說道:

“都說寧舊澗是女兒國,弟子個個美若天仙,果然名不虛傳,隻是這位道友,我們素未蒙麵,你如此貶低我南山宗,難道就冇想過後果嗎?”

秦傾城伸手,拿起一壺酒,猛喝一口,說道:

“我有貶低嗎?”

目光掃視在場眾人,即使看到葉凡這裡也不曾停留,彷彿不認識,繼續說道:

“自古以來,九下宗名聲浩大,下麵的宗門無不對九下宗充滿敬意,屠殺九下宗的弟子基本不會發生,而你們四長老的兒子被殺,這可是千古奇聞,這件事在九下宗早已傳開。”

“不僅如此,你們南山宗任由饒鵬池的屍體被掛在小宗門三天三夜,這是對你們南山宗**裸的挑釁,而你們完全不敢應戰,難道你們這不是慫嗎?”

“換做九下宗的任何一個宗門,誰能受得了?你們能忍嗎?”

她的聲音很大,吸引了周圍的目光,紛紛看來。

大家的眼神都在期待一場大戰,那才熱鬨呢。

“不能忍!”

“簡直無法忍!”

“南山宗就是慫,愧對九下宗之名,我看應該把南山宗從九下宗除名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都是看熱鬨不嫌事大,反正跟自己沒關係,還能看一出好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