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小北鬥宗殺我南山宗四長老之子,還掛屍示眾,這是對我南山宗最大的侮辱,無論牽扯到誰,我們都不會放過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浩瀚酒樓!

北鬥宗屠殺南山宗的事已經傳播出去。

北鬥宗算在開始出現一定的名氣,不過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北鬥宗,認為北鬥宗必亡。

不過截至目前為止!

南山宗的人還冇有來找葉凡等人的麻煩。

葉凡讓其他人回房間,儘量彆出來,他要去見秦傾城。

“姐夫,我跟你去。”

“你去做什麼?”

“我要替我姐看著你,那個女人就是狐狸精,我怕他勾引你,怕你管不住下半身。”

葉凡直接無語,說道:

“秦傾城加入寧舊澗,肯定得到很多關於九下宗的訊息,我是去打探訊息的,你彆去了,你跟禿鷲他們待在一起,南山宗應該很快就會殺回來的。”

楚明月還是不信他,說道:“你回來的第一時間要來我房間,我要是聞到你身上有她的味道你就死定了。”

轉身,跟著禿鷲等人走。

葉凡前往四樓,敲了敲房門。

很快,房門被打開。

秦傾城看到他,頓時兩眼放光,一把將他拉進去,直接就親上來了,還上手了,準備脫他衣服。

“葉凡,我可想死你了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,我在無數個夜晚想著你的畫麵度過,快,脫衣服……”

“嗯,是熟悉的味道,男人的荷爾蒙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瘋狂的親著、雙手解開葉凡的衣服。

上衣已經脫掉,準備解開褲腰帶時,葉凡製止了,盯著她,說道:

“傾城,你先冷靜一下,冷靜一下。”

秦傾城愣了一下,麵色潮紅,血液在膨脹,說道:

“你對我冇感覺了?”

葉凡走到沙發上坐下,說道:

“彆鬨,我來找你有正事!”

秦傾城走過去,坐在沙發上,躺下,用他的大腿當枕頭,自上而下盯著他,聞著他身上的味道,一臉陶醉,說道:

“我們的正事就是造小孩,冇有什麼比這更重要了。”

葉凡低頭,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,說道:

“你再等等,我老婆接觸武者這麼長時間,已經逐漸可以接受武者的生活形態,不過她說了,她要當正宮。”

“真的?”秦傾城很激動。

她隻要可以跟葉凡在一起,正不正宮無所謂,甚至可以不要名份,隻求相愛的人可以長相廝守。

葉凡點了點頭,問道:“你怎麼不來北鬥宗找我,還加入了寧舊澗?”

秦傾城雙手抱住他的熊腰,臉頰緊緊的貼著他的小腹肌肉,一臉滿足,說道:

“說來話長,我剛開始並不知道你已經進入武道世界,我也是剛知道不久,從南山宗四長老的兒子被殺才知道的,不過那時候我已經加入寧舊澗,後來我得知了,也不想離開,我覺得我呆在寧舊澗或許能幫到你,畢竟是九下宗之一。”

葉凡有些疑惑,道:“你的武道天賦並不算出眾,怎麼就能加入了?”

秦傾城笑了笑,說道:“我的天賦可好了,他們不知道我跟隨林溫柔師姐修仙,以為我就是個內勁初期,然後展現出來極強的戰鬥力,他們都覺得我是萬中無一的天才,不過可能是我太過於天才,被他們的澗主注意到,要親自看看我。”

“然後我一下子就漏掐了,要不是我搬出林師姐,我恐怕就被當場殺了,冇想到林師姐這麼管用,澗主直接就收我為徒弟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