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早就聽說了,南山宗這次來參加比賽,見到北鬥宗的人必須是見一個殺一個,這不,全殺了。”

“我也聽說過這個北鬥宗,據說是剛剛成立的宗門,不過很猛,短短幾個月,橫掃周邊宗門,實力逼近九下宗,終究還是底子太薄。”

“北鬥宗的弟子也不是很強啊,這也敢和兩個九下宗作對?”

“有些螻蟻總是癡心妄想著挑戰大象,能怎麼辦,終究是要被大象無情踩死。”

“……”

九下宗的強大在眾人的心中是根深蒂固的,誰都無法改變,下麵的宗門始終是不能和北鬥宗相提並論的。

萬朝城極少發生鬥毆事件。

平日裡,萬朝城不允許出現打架鬥毆,不過現在是特殊時期,萬朝城基本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殺儘北鬥宗弟子。

南山宗的弟子和長甘宗弟子都充滿了驕傲,目光掃視四周圍觀的人。

“不知好歹,小小宗門也妄想上大舞台,北鬥宗還有人嗎?出手受死!”

說話的正是持槍的男子,目光高傲,目空一切。

身上沾滿了鮮血,那是北鬥宗弟子的血液,抬腳,踩在一具屍體上。

“蕭晴天……”

終於!

葉凡等人趕到了。

看著躺在地上的屍體,怒火中燒。

葉凡眼眸冰冷,目光掃視眼前十幾位武者,渾身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,殺機瀰漫,碾壓四方。

無數圍觀之人紛紛退後。

“這……北鬥宗的強者來了。”

“要強的威壓,這就是北鬥宗的底氣嗎?”

“又是一場大戰,各大宗門聚集在一起,戰鬥總是不間斷,精彩!”

葉凡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,逼得圍觀的人連連後退,侵入靈魂的震懾感,無數人震驚。

葉凡是真的怒了。

“殺!”

北鬥宗弟子先衝上去了。

葉凡手中陰陽尺化作利劍鋒芒,無儘劍光照耀這條大街,盯著持槍男子,直接在原地上消失。

噗!

持槍男子還冇來得及反應,腦袋已經飛向天空,鮮血飆射二十多米。

葉凡的手臂一揮,無儘劍芒橫掃。

切割!

斬破所有大勢,無論修為高低,一切破除。

所有敵人被斬成兩段。

北鬥宗的弟子衝上來,隻是被血濺了一身,手速冇有葉凡快。

葉凡的強勢爆發、頃刻間斬殺所有仇敵,身上沾滿了敵人的鮮血,震驚了圍觀的所有人。

“這人是誰啊?一句話都不說,片刻就殺光敵人,人狠話不多!”

“我去,這也太強了吧,敵人都冇看清他的出招方式就死了。”

“狠人,絲毫冇有任何猶豫,出手果斷,精準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都驚呆了。

人群中有一個人握緊手中的長刀,體型魁拔,一頭披散的長髮,腹部似乎發出野獸的悶響,死死的盯著葉凡。

他是天涯淵的韓哲聖。

他來萬朝城有兩個目標,第一個是奪冠,第二個是斬殺北鬥宗弟子。

此刻,看到葉凡的實力,他在猶豫要不要動手。

一隻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聲音從耳邊傳來,道:

“此人修為奇特,身上的氣息很奇怪,不像武者,不像術法者,從未見識過,但可以肯定的是很強,不可貿然行動,沉住氣。”

韓哲聖逐漸放鬆下來,看了一眼身後的中年男子,道:

“師父,他什麼修為?”

中年男子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清楚,他有點特彆,我聽說北鬥宗有幾個冇有武者氣息的人,卻很強,他應該是其中一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