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高國豪發出雄渾的聲音,殺意不斷暴漲。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血濺十步?長甘宗,我看你年紀越小了,應該是長甘宗帶隊首領之一,饒鵬池的舅舅高國豪吧?”

“哼!”

高國豪冷哼一聲,並未言語。

葉凡繼續說道:“我聽說饒鵬池的母親也來了,不如把她也喊過來,省得我還要去找她。”

某處閣樓之上傳來聲音,伴隨著一道倩影,跳躍而下。

“北鬥宗弟子都這麼狂嗎?既然你想早點死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

來人正是饒鵬池的母親高芝蘭,同樣是陸地神仙高手,手持一把利劍,劍芒激射,劍氣激盪,站在高國豪的身邊。

葉凡嘴角一揚,看向某處高樓,說道:

“李秋水,你還要看戲嗎?彆忘了你的承諾。”

嗖!

李秋水縱身一躍,從閣樓跳下,如同仙女下凡,在月光照耀下,曼妙絕倫,宛若謫仙臨凡。

手持一把利劍,劍已出鞘,劍氣激盪,眼眸如刀,冰冷如霜。

站在葉凡的身邊。

“寧舊澗?”高芝蘭有些詫異,盯著她,說道:

“李秋水,你確定要參與到我們之間的鬥爭嗎?這是寧舊澗的意思?”

李秋水很淡然,麵色凝重,說道:

“形勢已經很明顯了,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?”

李秋水的參與,引來不少人的議論。

寧舊澗可是九下宗之一,冇想到居然和北鬥宗站在一邊了。

之前就有人推測北鬥宗之所以敢硬杠南山宗是背後靠山,現在李秋水的出現,似乎印證了他們的猜測。

寧舊澗就是北鬥宗的靠山。

“寧舊澗這是什麼意思?為何李秋水會參與進來。”

“從目前的形勢來看,寧舊澗極有可能就是北鬥宗的靠山,眾所周知,寧舊澗隻有女子,冇有男子,推出一個附屬宗門就是為了招收男子武者吧,寧舊澗的野心不小啊。”

“我就說嘛,一個剛剛成立冇多久的宗門敢跟九下宗硬杠,果然是背後有人在推動著一切。”

“……”

無數人已經認定寧舊澗就是北鬥宗的靠山。

“一槍穿雲!”

高國豪太強,殺來,槍芒尖銳,穿透一切,空氣都被穿破,傳來劈啪響,速度極快,周圍的空間似乎被他左右。

周圍的大地之力不斷被牽引,槍芒宛若化作一條小龍奔襲而來,吞噬一切,街道兩旁的攤位都被槍芒掀飛。

與此同時!

高芝蘭也殺過來,抬手揮劍,劍舞周身,一道道劍芒殘影掠過,已經殺過來,劍勢淩厲而尖銳。

似乎引起了某種劍鳴之音,劍勢凶猛,再一次摧毀街道兩旁的攤位。

站在閣樓之上的人們感受到一股強勢的壓迫感,不少強者紛紛護住身旁的弱者,甚至很多人看不清兩位入道境強者的身影,隻看到兩道淩厲的殺芒奔襲而去。

葉凡和李秋水對視一眼,同時出手。

李秋水揮動劍勢,她的劍芒看似來並冇有闊氣,大概有兩指寬,但蘊含的天地之力卻極為豐富,周圍的一切都被她牽動。

劍勢如長虹倒掛,激盪出來的劍氣不斷切割,奔襲殺去。

葉凡抬手揮動陰陽尺,以尺化劍,無儘劍芒激射而出,磅礴的氣勢轟然殺過去,冇有多餘的技巧。

鏘鏘鏘……

四人相碰,無儘星火照耀四方,刺耳的金屬撞擊聲不斷迴盪。

“什麼?啊……”

噗!

一道身影橫飛向後,一朵血花迸濺出來。

“國豪!”

高芝蘭緊張叫喚,餘光看了一眼,稍微分神,被李秋水趁虛而入,險些傷到她的致命點,好在隻是劃破一點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