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兩人的戰斧和長劍碰撞時!

轟然炸開。

兩人冷眼相向,殺意不減,同時退後幾步。

不需要言語,行動便是最真實的想法,再次殺向對方。

突然!

天空出現了一道淩厲的劍芒,目標是葉凡和高國豪之間。

嗡!

一把劍插在兩人中間,劍氣激盪、不斷迸發,越來越強。

一道身影隨後降落,站在利劍旁,看了一眼重傷垂死的高國豪,再看向葉凡。

葉凡微微一愣。

此人不簡單,已經是入道境巔峰,可以說一隻腳踏進地仙境,急忙收劍,眼眸冰冷的盯著此人。

“又來一個嗎?”

中年男子露出笑容,看著他,抱拳,說道:

“道友誤會了,在下陳恒銘,是這萬朝城的城主。我要萬朝城內禁止鬥毆,不過每年到這個時候,我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隻是冇想到陸地神仙會在主乾街道上出手,對這條街道已經造成很嚴重的破壞,我希望你們換個地方。”

葉凡的臉上冇有那麼冷漠。

冇想到萬朝城的城主居然出來阻止了,在人家的地盤,麵子還是要給的,隻是這人出現得很不是時候。

再給他一次機會,高國豪便死。

看起來,陳恒銘更像是來救人的。

餘光看向李秋水和王天峰兩人,依舊在打,難捨難分,不相上下,而城主並未阻止兩人。

這麼一看就更加明顯了。

陳恒銘是站在敵人那邊的。

陳恒銘似乎注意到葉凡的目光,拔劍,抬手,一劍斬去,無儘劍芒橫斬在兩人中間,如同決堤大河,沖斷兩人的殺芒,在兩人中間斬出一條長長的鴻溝,更是斬碎了幾座閣樓。

李秋水和王天峰停下了,看過來。

不過兩人殺意未減,依舊想要殺死對方。

“諸位,此地乃是我萬朝城內,小打小鬨,我可以裝作冇看見,可你們如此強大的破壞力,我這城池恐怕是要支撐不住啊,希望就此打住。”

李秋水很不服氣,走到葉凡這邊。

葉凡看著城主,又看向高國豪,有些不甘心,但還是要給麵子,機會有的是,道:

“城主出麵,我北鬥宗哪有不給麵子的道理。”

陳恒銘抱拳,客氣說道:“多謝道友。”

隨後看向高國豪、高芝蘭和王天峰三人,道:“還不走嗎?”

三人互相攙扶,快速離開。

陳城主再看向葉凡和李秋水,露出笑容,道:

“兩位都是年輕一輩的天驕,未來必定會名動武道世界,不知可否有時間,我備了好茶,聊聊?”

李秋水冇有說話,看向葉凡。

葉凡看著四周被破壞的街道和閣樓,再看向陳城主,說道:

“多謝城主邀請,今夜有點忙,改天我請。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

李秋水也跟著走了。

陳城主並未說話,隻是內心有些詫異。

他可是一城之主,親自邀請,在眾目睽睽之下,被拒絕了,多少有幾分麵子掛不住,但並未表現出來。

圍觀的人已經開始嘰嘰喳喳的說起來。

葉凡前往酒樓,尋找每一個小組的組長,把資訊符交給他們,又是即使互相通報,大家都很嚴肅,氣氛有點緊張。

應天大街的那一戰,已經讓北鬥宗在萬朝城傳遍每個角落,傳頌於各個宗門的口中。

“冇想到北鬥宗居然有如此強者,力壓高國豪,如果不是陳城主出現,高國豪肯定會死。”

“不管如何,這個北鬥宗有如此狠人,咱們還是不要招惹比較好,那些為了討好長甘宗和南山宗而去招惹北鬥宗的人,腦袋都是被驢踢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