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否常常被噩夢驚醒,而且最近越來越頻繁,你的噩夢都跟曾經的生活相關,驚醒時,總是一身虛汗,之後便無法入眠?”

禿鷲震驚,確實如此,不明所以,看向霍天南。

霍天南說道:“葉醫生是個很厲害的醫生,他說的對不對?”

禿鷲點頭,說道:“我本是邊境戰士,隸屬祖國一隻神秘部隊,並非你們所認識的特種部隊,而是位元種部隊還要強的邊境秘密戰士,抵禦外敵,獵殺入侵者,守衛家國領土完整,視死如歸。”

“若不是我這條腿廢了,我現在依舊在那邊殺敵,守衛疆土,我經常會夢到我的隊長、隊友們在執行任務中受傷,跟我一樣,成為一個廢人,我對不起祖國,對不起龍主的培養。”

葉凡雖然玩世不恭,但對於這種邊境戰士,充滿尊敬。

哪有什麼歲月靜好,不過是有人在前方替你砥礪前行。

“你放心,你身上的傷,我能治好。”

禿鷲激動了,道:“真的?”

“比珍珠還真!”葉凡繞著他打量一圈,蹲下來,捏了幾下他的左腿,說道:

“這裡有金屬,怎麼冇取出來?”

禿鷲說道:“那是彈片,取不出來,醫生說取出來,這條腿就徹底廢了。”

“哪個庸醫說的?”葉凡忍不住罵了一句,說道:

“我能幫你取下來,恢複如初。”

禿鷲激動了,說道:“真的?要是你真能幫我取下來,我禿鷲就欠你一條命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你的命我要來乾嘛?你是邊境戰士,守護祖國領土完整,我敬佩你。”

“這樣,我最近要開個醫館,你等我幾天,等我醫館開業,你就過來,我給你取下來。”

禿鷲猛然點頭。

霍天南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“禿鷲,要不你跟隨葉醫生?李九那邊終究不是長久之計。”

禿鷲猶豫了一下,說道:“可是李九不會同意的。”

禿鷲雖然腿瘸,但他的戰力依舊很強,是李九的最強打手之一,左膀右臂,李九肯定不會輕易放他離開。

李九在金陵的地下勢力龐大,不是一般人能惹的。

霍天南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這件事交給我,我來幫你解決,我能把你推給他,就能把你拿出來。”

接著他看向葉凡,說道:“葉醫生,你剛到金陵,如今招惹了李九,我也不能時時刻刻跟在你身邊,就讓禿鷲跟著你,如何?”

葉凡說道:

“他跟不跟我不重要,隻是我認為他身為邊境戰士,不應該再發生像今天這樣助紂為虐的事。”

禿鷲說道:“葉醫生,我已然是個廢人,除了殺人,彆的都不會,你能救我,請讓我跟在你身邊吧,隻要用的著我的地方,我義不容辭!”

葉凡考慮了一會,說道:“也行吧,我的醫館開了以後,需要一個保安,你來當,如何?”

“冇問題!”

霍天南說道:“禿鷲,你先回去,改天我去找李九談。”

禿鷲轉身離開了。

葉凡簡單交代羅芳華的事情,也離開了。

剛出醫院大門。

董建國就給他打電話,說找到了開醫館的地方。

來到董建國說的地點,發現這裡是個郊區。

之前葉凡就說過,要找個僻靜點的地方。

拐了好幾個彎道,穿過幾條小巷。

來到一個陳舊的小院子,院子裡麵雜草叢生,不過依舊能聞到中藥的味道。

“這裡以前是箇中醫館,後來經營不善,倒閉了,夠偏僻,絕對安靜。”霍建國介紹道。

葉凡馬上說道:“很好,就這兒了。”

“額……你還真要啊?我就帶你過來瞧瞧。”董建國無語,這地方連自己都嫌棄,葉醫生居然看上了。

葉凡問道:“各種證件都辦下來了嗎?”

董建國說道:“各個相關部門,我都有關係,隻是我們需要確定醫館的名字、有些證件還需要你親自簽名、拍照,咱們過去,今天就能全部弄下來。”

“葉醫生,真要這裡啊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像是開玩笑嗎?我以前在村裡當醫生那會兒,方圓百裡的十幾個小鎮上的人都去我們村找我看病,隻要把名聲打出去,還怕冇生意嗎?”

董建國也不好說什麼。

馬上帶著葉凡奔向各個相關部門,簽名、拍照等等,把所有證件辦下來,與此同時,他找了些人過來將這裡整修了一遍。

回到家,已經是晚上了。

葉凡正準備洗澡,手機突然響起。

看了一眼,是餘嘉芸打來的微信電話。

“小芸,一如不見如隔三秋,你終究還是忍不住想我了,有時間嗎?一起吃個晚飯,培養培養感情啊。”

“油嘴滑舌!”那邊的餘嘉芸翻白眼道。

“小芸,你嘗過了嗎?你就知道我的舌頭是啥味了。”葉凡繼續調戲。

“你……我真不明白,為什麼你這樣的人會是我表姐的未婚夫,你何德何能啊。”餘嘉芸始終想不通。

更令她想不通的是表姐居然把葉凡的身份公佈出去,這不是主動引來眾人嘲笑嗎?

葉凡義正言辭的說道:“我堂堂鬼手天醫、醫術無雙、道法無敵,風流倜儻、玉樹臨風……”

“行了,行了,你能不能正經點。”餘嘉芸忍不住打斷他,說道:

“我現在要見你,你在哪兒?”

葉凡嘿嘿笑了笑,道:

“小芸,我在家,怎麼了,你要找我約會嗎?”

“約你個鬼,我來接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