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後來,我想出來尋找機緣,想要追尋師父的腳步,卻遭到埋伏,我被囚禁了三百多年,一百年前才逃出來,也不想再迴天師府,幸得萬朝城城主看上我,將我收留於萬朝城,我對修仙之法已經徹底放棄,冇有那心思。”

“直到遇見你,我知道師父他老人家成功了,他肯定成功了……”

老人聲淚俱下,不斷述說著自己的經曆,見到葉凡就彷彿見到了至親之人。

不得不說他的一生過得挺慘的,好在遇到陳恒銘,纔有一處安身之處。

突然多了個師兄,葉凡還有點不適應,還是師父以前拋下的人。

儘管這人說的很真實,但葉凡還是保持一定的懷疑。

“毛蛋師兄,這個……你要是冇地方,可以去我的宗門。”葉凡指了指眼前這些人,說道:

“他們都是我宗門的人,雖然不是很強,但未來可期,相信你在這萬朝城也聽到了一些關於我們北鬥宗的傳聞,我們麵臨大困境,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
毛蛋師兄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師弟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不會坐視不管的,我現在會回去跟城主表明身份,萬朝城會幫助你們的。”

葉凡有點詫異,說道:“陳城主不知道你的身份?”

毛蛋師兄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冇有跟他說我以前跟隨師父的經曆,修仙之事屬於機密,不可輕易泄露,這是師父跟我們叮囑的。”

葉凡說道:“那還是不要說了,你在這兒幫我就行。”

不知不覺間!

東方已經亮起魚白肚,太陽即將出來。

冬天已經過去,如今已經是春天,萬物復甦的季節。

城內人潮湧動,開始奔赴比賽現場。

毛蛋跟葉凡等人呆了一晚,對葉凡很是關心,還講了不少關於萬朝城的事情。

葉凡帶領眾人前往龍應台,那是比賽現場。

毛蛋表示要離開,他要想辦法幫助師弟。

葉凡等人一路前行,很多人都對他們指指點點,比賽還未開始,北鬥宗已經成為萬眾矚目宗門。

始終冇有人再次出手。

龍應台占地麵值極大,四周都是座位,再往後一環便是高高的城牆、城牆往後一環便是閣樓。

九下宗占據最好的位置,九下宗之下的人就冇有那麼好,視野不是很好。

中央是一個巨大的空地,那是戰場。

整個巨大的戰場被一個巨大的陣法籠罩,隻有防禦功能,以防戰鬥餘波會影響到觀戰的人。

根據武建華所說,這個陣法是天師府的天師佈下的,十分牢固,可抗住陸地神仙的攻擊,不過冇有任何的攻擊性。

而且天師府弟子不得參與這裡的戰鬥,不得利用陣法壓製敵人。

坐在一個角落閣樓內。

俯視而下,偌大的戰場映入眼簾,戰場內的一切都看得很清楚,還有很多圍觀的人群。

突然!

葉凡眉頭一皺,看到了洪門的人。

看來海外洪門也想藉此機會名揚內地武道界,站穩腳跟。

“那是洪門?”楚明月也看到了,有幾分詫異,說道:

“冇想到這些人居然也來參與了。”

陸文超看了一眼,說道:“奈武監獄一戰,洪門好像也參與了,宗主,你跟洪門有過節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生死大敵,洪門揚言要殺我,那個黑虎特意從海外進來,結果我從港島回來,他就不知去了哪裡,我不是讓你調查他的嗎?查到了嗎?”

陸文超說道:“查到了一些情況,黑虎確實已經回到內地,不過一直都在武道世界活躍,但冇有跟咱們有什麼交集。洪門在內地武道世界的崛起也是極快的,他們都是有計謀的快速崛起,和不少強大宗門有關聯,有合作,其中九下宗就有好幾個跟洪門交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