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果然還是敗了。

重傷垂死,北鬥宗的人急忙帶上來。

葉凡以古針法進行施救,暫時保住一條命。

“繼續上,所有化勁弟子都做好準備,給我把雷坤弄下來。”

北鬥宗弟子又上了。

雷坤儘管已經進行了五場戰鬥,但依舊戰意高昂,並冇有很疲憊,手持一把大刀,刀威震震,怒砍而來。

他對刀法的運用非常嫻熟,刀鋒極為淩厲,以最強的爆發力,一刀便斬殺北鬥宗弟子。

“殺得好!”

長甘宗那邊的人激動了。

應天大街那一戰,長甘宗高國豪被葉凡擊敗,若不是陳城主出現,高國豪必死,現在看到宗門之人反殺北鬥宗弟子,他們自然是興奮無比。

殺了一個,又上來一個。

依舊敗了。

北鬥宗弟子又上來。

一個輪著一個,雖然未能取得勝利,但雷坤想要殺死北鬥宗弟子已經不那麼容易了,他的體力被透支。

但他依然選擇站在舞台上。

就在他險勝北鬥宗一名弟子時,自身也受了傷。

但他還是選擇守擂。

觀戰的很多人都有意見了。

“憑什麼一直都是北鬥宗的人上去挑戰了,都不給我們機會,我們是來才加比賽的,不是來當觀眾的。”

“雷坤很強,施展出來的實力已經超越他的境界,不過一個人的體力終究是有限的,最終還是被北鬥宗的車輪戰拖垮了。”

“這戰場是北鬥宗和長甘宗的舞台嗎?我們一點參與感都冇有,我表示抗議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少人表示抗議,但規則如此,就算抗議也冇用,你可以自己上去挑戰,但速度要快,不要猶豫,一旦猶豫了,北鬥宗的人就上了。

又一個北鬥宗的人上來。

看著氣喘籲籲的雷坤,說道:

“你下去吧,你已經透支了。”

雷坤的身邊還有一位長甘宗弟子也是來勸他下去的,再斬下去,可能會被殺。

雷坤渾身是血和汗液交織,看向觀眾席,環顧四周,目光更多的是停留在某一個視角最好的位置上。

那是六上宗的幾個代表。

“雷坤,你這也太拚了吧,你就算想要進入六上宗,也不至於這麼拚吧,小心把命搭在這裡,你可是殺了北鬥宗好幾個人,他們對你已經起了殺心。”

雷坤深呼吸好幾下,隨後說道:

“如果我不夠強,表現得不夠好,六上宗的人是不會注意到我的,我冇有背景,冇有人脈,冇有關係,我隻能靠我自己。”

“長甘宗不容我,你們都排擠我,你們都孤立我,我要尋找自己的出路,我要變得更強,我要去六上宗。”

身邊的這位弟子是他在長甘宗為數不多的朋友,自然明白他的處境。

這個戰場是他唯一的機會,至關生死。

“雷坤,他們那是嫉妒你,你的成長太快了,那些有關係、有資源的人都比不上你,他們嫉妒你纔會孤立你,但你還有我。”好朋友已經於心不忍,繼續說道:

“你的表現已經很出眾了,六上宗的人應該已經注意到你,你得先活下來,不然他們可不會要屍體,咱們下去吧。”

雷坤推開他,看向北鬥宗弟子,說道:“不,我還要再戰,我再殺一人就下去。”

“葉玄,這雷坤要死了!”

簫柔很肯定的說著,雷坤明顯已經透支,再麵對一個同階級的武者,想要取勝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葉凡並未說話,戰鬥即將開始。

不得不說這個雷坤確實是個好苗子,他已經把長甘宗的人推下去,還要再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