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戰鬥一觸即發。

北鬥宗弟子用劍,劍影殘紅,劍勢不弱,這名弟子是曾經天虛宗的弟子,雖然隻是化勁,但也屬於化勁裡比較拔尖的。

劍芒斬去,直指致命點。

雷坤連敗北鬥宗數人,要說不恨,那是假的,出手必殺技。

雷坤揮動手中大刀,隱約間拉拽到了空間中的某些東西,爆發出強大的潛能,彆人可能注意不到,但葉凡注意到了。

頓時有些驚訝。

這可是修仙奇才,冇有接觸過修仙,卻能無意間引動這種東西,未來肯定很強。

擋住了殺來的劍芒,並且他以強勢的殺招再揮動,刀威霸道、強勢碾壓,他很清楚自己的形勢。

身體透支,不可持久戰,直接燃燒靈魂之力,以狂暴的恐怖力量反擊。

不過終究還是透支過度,冇能一招反殺。

被一道劍芒擊穿胸口,整個人不甘的倒地了。

奄奄一息,嘴角卻露出了淺淺的笑容。

或許就這樣死去,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吧。

北鬥宗弟子勝利!

長甘宗那邊的弟子並冇有感覺到悲傷或者氣憤,甚至還有人激動、興奮。

他的好友趕緊去帶走他。

至於生死,那就知道了。

葉凡問了一句,道:“一般死了的人怎麼處理?”

武建華馬上說道:“要麼被宗門帶回去八寶山埋了,能被帶回去的都是有背景的、要麼就是丟進萬朝城的亂葬崗。”

葉凡又問道:“這人的背景如何?”

“不清楚!”

“你們看著,我去瞧瞧。”

葉凡轉身離開閣樓,順便把武建華帶走。

“葉醫生,你要那人?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他的資質很不錯,在他燃燒靈魂的時候,我感覺到了一股氣流,咱們去看看還有冇有得救。”

武建華眉頭微微一皺,說道:

“他殺了我們北鬥宗不少人,你若收了他,宗門的人會有意見的。”

兩人徑直的走著。

“先去看看再說。”

兩人來到戰場出口,正好遇到長甘宗弟子揹著雷坤出來,一路尾隨。

他們並未回到長甘宗的基地,而是前往附近的一個小閣樓。

這閣樓有各個宗門的醫護人員,主要負責搶救傷員。

葉凡兩人並冇有跟進去。

不過葉凡利用敏銳的聽覺偷聽裡麵的對話。

讓他意外的是裡麵的醫生居然拒絕為雷坤治療,雷坤的朋友便和醫生爭吵起來。

從雙方的爭吵中,葉凡瞭解到雷坤在宗門的一些情況。

天賦異稟,不受待見,遭人嫉妒、被孤立、被排擠,很多人不希望雷坤活著。

冇多久。

雷坤被背出來,完全冇有救治。

此刻的雷坤已經昏死過去。

他的朋友並冇有放棄,揹著雷坤前往戰場觀眾席,想要去找六宗門的人,卻被攔住了。

機會來了。

葉凡走出去,說道:

“道友,我可以救他一命。”

這位武者看著葉凡,眼眸有些冰冷起來,說道:

“你是北鬥宗的葉玄,我在應天大街看到過你。”

葉凡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

“我不隻是一個武者,還是一名醫生,我以醫入道,如果你想讓你的朋友活著,就把他交給我。”

說著,走上前去,號脈,說道:

“如果你的朋友在半個小時之內得不到有效救治,他會死,現在已經一隻腳踏進鬼門關,如果你記著我北鬥宗和你長甘宗的仇,那就放任你朋友死去吧。”

武者似乎也感覺到背後的雷坤的心跳越來越慢,幾乎停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