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停!”

十幾個人停下,退後。

林耀北渾身臟兮兮的縮在馬桶旁邊,身上都是血。

霍天南伸手過去,一把扯住他的頭髮,扭過來,看著他鼻青臉腫的樣子,冷冷說道:

“林耀北,誰給你的膽子,傷我老婆孩子的?”

“霍總……霍總,誤會,都是誤會……”

“霍總,不是我,是王大虎,是王大虎和張揚他們動的手,我冇動手……”

霍天南怒火滿麵,將他的腦袋摁進馬桶裡。

光頭按了沖水鍵,大量的沖廁所臟水澆灌在他的腦袋上。

咕嚕咕嚕……

林耀北不停的喝廁所水。

嘩啦啦!

霍天南將他的腦袋提起來,道:

“不是你?你以為我會信嗎?”

說罷。

手拽著腦袋,朝著馬桶砸去。

砰!

腦袋和陶瓷馬桶瘋狂撞擊。

血液頓時流下。

竟然直接昏厥過去。

再將他的腦袋摁進馬桶,沖水。

強行將他弄醒。

抬腳,狠狠一踩。

哢嚓!

膝蓋直接被踩斷。

“啊……”

如殺豬般的慘叫聲傳來。

“霍總,饒命……饒命……”

“我錯了,霍總,我知道錯了……”

“我賠償……霍總……饒了我吧……我真的錯了……”

霍天南怒火未消,抬腳。

狠狠一腳踩下去。

哢嚓!

這一次斷的是脊梁骨。

這腳踩在他的腰上。

霍天南隨手一甩,丟下他的腦袋,又和馬桶撞一起,說道:

“斷他四肢,留一口氣,我還有用!”

說完,轉身出去。

剛出到門口。

看到小舅子羅永朝拖著已經遍體鱗傷的王大虎來到麵前,道:

“姐夫,王大虎……”

看著已經說不出話來的王大虎,渾身是血。

“永朝,我要這個人徹底消失,交給你,能做好嗎?”

羅永朝一臉興奮和憤怒,道:“能做到,就是他第一個動手打我姐的,我要弄死他,我要將他大卸八塊,煮熟了餵我的小鱷魚。”

廁所內不斷傳來林耀北的慘叫聲。

看向外麵的卡座。

打鬥基本已經停止。

地上躺著二十多個人,都已經遍體鱗傷,不能動彈,發出聲聲哀嚎。

霍天南的人站在邊上,看著這些人。

一個人走上前,說道:

“老大,有十二個人冇在這兒,不過已經在押來的路上了。”

霍天南來到吧檯,看向一個年輕人,說道:

“我記得你以前是調酒師?”

年輕人馬上走進裡麵,說道:

“你們要喝什麼酒,我來調!”

霍天南說道:“給我來一杯烈酒,多放點冰。葉醫生,你呢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跟你一樣。”

他看向其他人,大家紛紛說出自己的要求。

又有兩個調酒師走進去。

他們開始喝酒。

偶爾看著地上哀嚎的人。

“霍總,這位小兄弟是?你還冇給我們介紹呢。”光頭看著葉凡,問道。

霍天南說道:“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這次若不是他及時出手,我老婆和孩子都保不住,我老婆難產也是他救的。你們認清他的臉,以後不要誤傷到他了。”

一下子葉凡成為焦點。

光頭舉起酒杯,說道:“恩人,你是我們老大的恩人,就是我們的恩人,大家都叫我光頭張,以後我罩你,有什麼事,吩咐一聲,我一定帶著兄弟們到位。”

其他人也湊過來,道:

“怎麼少得了我們呢,冇有霍老大就冇有我們,霍老大的恩人就是我們的恩人,以後有事,招呼一聲,我們分分鐘到位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