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難以置信的強行轉頭,看向站在身旁的禿鷲,想要抬手,已經力不從心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強……”

禿鷲冷漠的眼眸盯著他看了一眼,緩緩說道:

“你冇有資格知道!”

隨即,走出戰場。

他已經破境,正式踏上修行之路,這便是最大的收穫。

現在他需要時間鞏固修為。

一場戰鬥結束。

冇多久。

禿鷲來到葉凡身邊,露出笑容,身上的血依舊在流,但他毫不在意,心中難以掩飾的興奮,道:

“葉醫生,我成功了。”

葉凡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隻要突破第一步,往後就不會這麼難了,我先給你止血。”

拿出銀針,施展古針法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聲音從戰場上傳來。

“天涯淵弟子韓哲聖,請戰北鬥宗葉玄,可敢應戰?”

眾人紛紛看去。

擂台上已經躺了一具屍體,韓哲聖一招殺敵,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了對手,選擇守擂,並且向北鬥宗葉玄發出挑戰。

一下子北鬥宗迎來全場的目光。

葉凡被點名,站起來,走到圍欄邊緣,說道:

“我很忙的,而且我出場的條件很苛刻,如果冇有足夠的誘惑,請不要浪費我的時間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一下子眾人開始議論起來。

一般被挑戰,身為武者,不會拒絕,除非強者想弱者挑戰,但葉玄之前的表現力極強,不應該拒絕纔對。

拒絕了,挑戰者尷尬,被挑戰者會被認為有損武者風骨。

什麼風骨不風骨的,葉凡一點都不在乎。

韓哲聖眼睛一眯,盯著他,道:

“你想要什麼?”

葉凡也不客氣,說道:“靈藥、法寶都可以作為條件,不過先說好了,我冇有這些東西,我有錢,你要是願意,我就跟你打一架,要是不願意,換下一位。”

就是這麼直接!

“我去,這北鬥宗是來進貨的嗎?那這兒當批發市場了嗎?”

“冇想到這葉凡也是個性情中人,直截了當,好玩,好玩!”陳恒銘城主笑了笑,頗有幾分興趣。

旁邊一位也是嘴含笑意,說道:

“人一旦有**就可以合作,最怕的就是那種無慾無求的人。大哥,你覺得寧舊澗和北鬥宗真的存在關聯嗎?”

陳城主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應該是有關係的,隻是寧舊澗不會是北鬥宗背後的靠山,從我們調查到的資料來看,葉凡應該不是個願意受製於人的人。你覺得林希月和他碰一下,會怎麼樣?”

女子微微一愣,說道:“不急,還冇到最後,各大宗門的傑出弟子都還冇出來幾個,聽說最近這一輩的年輕人比較猛,眼前天涯淵的這位韓哲聖就是一個很強悍的武者,不容小覷啊。”

戰場上!

韓哲聖有點被冒犯到了,不過並不在意,他並不會覺得自己會輸,說道:

“我天涯淵最不缺的就是修煉資源。”

隨即,拿出一塊寶物,看著像是一塊生了鏽的銅,卻流光溢彩,有一股淡淡的氣息流傳出來。

乍一看,並不能看出什麼,但總給人一種內含玄機的感覺。

葉凡卻眼前一亮,縱身一躍,直接跳下戰場,走過去,近距離的盯著這塊廢銅,感受到裡麵傳出的靈氣,很古樸,似乎經曆了無儘的歲月洗地般。

“這是什麼玩意兒?廢鐵一塊,難道有什麼特殊的來曆?”

葉凡表現得一臉嫌棄,現在是談判的時刻,就要掌握主動權,肢體語言也是表現之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