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奔騰而來的刀意磅礴恢宏、橫推一切,冇有絲毫猶豫,冇有任何的情義。

無情無義、冷血霸道。

葉凡很平靜的站在原地,看著不斷逼近的刀威。

驟然間!

爆發出恐怖的氣勢,如火山爆發。

右手握拳,拳勢滔滔、彷彿要直搗這片天地,拳威和刀威已經接觸到,互相抵製。

動了!

葉凡消失在原地,揮動拳頭,直奔而去。

拳勢強橫,絲毫不躲閃。

觀眾席上的人看得熱血沸騰,這纔是強者之戰。

轟隆隆!

巨響傳來,修為低的人根本看不清戰局,隻聽到巨響,看到漫天飛沙走石,戰場炸裂,連防禦大陣都在不停地晃動。

觀眾席上的人彷彿都能感覺到莫大的威壓。

內心充滿震撼。

“呼……”

一道身影橫移出灰塵,伴隨著一條星火閃耀出來,那是大刀劃破地表,撞擊石頭爆發出來的星火。

橫移出來的自然是韓哲聖。

隻見他嘴角溢血、臉色略顯蒼白,麵色凝重,冇有了之前的絕對自信,更多的是慎重,不再輕敵。

但並未傷及根本。

“你確實很強,不過僅僅是這樣還贏不了我!”

他並未使出全力,第一招隻是試探,冇想到居然付出這樣的代價。

他不會再保留實力。

灰塵逐漸散去,葉凡的身影顯露出來,腳離地麵有半米,懸立虛空,緩緩說道:

“你也很強,如果你再保留實力,下一招,你會敗!”

韓哲聖的身體微微彎曲,抬頭,手持大刀,發出一聲怒吼,以最快的速度斬出一刀,刀芒瞬間變大,奔襲而來。

而他的身影並未追隨而來,而是以一種奇怪的步伐消失在原地。

“妖獸?”

葉凡的目光追隨著他的身影,眉頭微皺,輕鬆躲避劈來一刀。

韓哲聖的步伐有點像是某種妖獸的步伐,不愧是屠獸徒子,居然學妖獸的步伐,一般人還真不好應付。

具有妖獸的特性,本身又是人類,兩者結合,達到一種讓人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葉凡輕閉雙眼,釋放修仙者的神識,感受周圍每一寸空間的變化和律動,輕鬆捕捉到他的身影動向。

他也很聰明,在快速移動的同時,劈出一道道刀芒,似乎從四麵八方亂砍過來。

葉凡都能輕鬆躲避。

來了!

他衝過來了。

這一刀極強,比之前的都要強得多,地表被踩出深深的腳印,刀芒呼嘯破風,一刀怒斬,狂斬而來,速度極快。

這個速度已經超越了入道境初期武者應有的速度,同階級的人還真不是對手。

葉凡的眼眸睜開,手中已經出現了陰陽尺,一股劍意在一瞬間迸發出去,無儘劍氣激盪而起,那些從四麵八方斬來的刀芒都被劍氣擊散。

一道劍芒朝著左邊斬去,劍勢如長虹倒掛,刺穿一切、淩厲之勢斬碎空間。

鏘鏘鏘……

大量星火不斷激射而出,刺耳的聲音不斷迴盪。

大刀霸道,刀芒鋒利,欲要斬斷陰陽尺,但卻被陰陽尺擋住,而且爆發出來的劍芒更為強盛,直逼韓哲聖本尊。

他臉色突變,極為凝重,不留餘力,將全身的恐怖力量彙聚在大刀中,欲要強行橫推,卻發現寸步難行,彷彿前麵是一堵堅不可摧的厚牆。

“怎麼會是這樣……”

他想不通!

眼前之人和他年齡相仿,儘管自己看不透他的修為,但應該也隻是入道境初期,畢竟這已經是他們這一輩的極限。

而自己在速度、力量方麵可以說是占據絕對的優勢,連其他九下宗的傑出弟子都不敢說有信心抗下自己的這一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