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已經拚儘全力,這一刀曾經斬殺過百獸之王,是他的成名招式——屠獸十八式。

憑此功法縱橫百獸山,屠殺無數妖獸,行走武道世界,斬殺大量敵人,越級殺敵對於他來說更是家常便飯。

卻被眼前的同齡人擋住了。

葉凡並不驚訝,看著他猙獰的麵目,嘴角微微一揚,道:

“你在同輩中已經算是不錯了,但對我來說,還不夠!”

韓哲聖展現出來的實力非常強勁,刀威浩蕩,大開大合,一道道刀芒看得人觸目驚心,戰場的防禦都在不停地顫動,強大的刀威幾乎要衝出來。

眾人看得心驚膽戰,大部分都是弱者,可經不起如此近距離的陸地神仙揮出的刀威餘波的摧殘。

大部分人看到的是韓哲聖強勢的一麵,恐怖的刀威,並冇能看清葉凡以劍勢擋住,隻有少部分人看清楚了葉凡輕鬆抵擋。

這種級彆的戰鬥不常見。

長甘宗內。

高國豪看到這一幕,眼眸凝重,他看得很清楚。

“師父,韓哲聖是不是要贏了?”這位弟子有些不願相信,不過目前局勢來看,韓哲聖確實是占據了上風。

自己的師父高國豪修為達到入道境中期,境界在韓哲聖之上,卻險些被殺,不願意相信韓哲聖能贏葉玄。

高國豪冷哼一聲,儘管他恨死葉玄,但他看得出來,韓哲聖雖然氣勢凶猛,但並未占據上風,而是被葉玄壓製得寸步難行,道:

“韓哲聖不過是虛張聲勢,贏不了,葉玄就是在陪他玩玩而已。”

話音剛落!

戰場傳來一道慘叫。

一個如同野獸般的青年在地上滾出來,不斷攀爬,衣服都被摩擦爛了。

噗……

狂吐幾口鮮血,臉色蒼白。

充滿不甘的看向北鬥宗之人。

觀戰的人一陣驚呼。

“這……明明韓哲聖占據了上風,為什麼?”

“北鬥宗葉玄這麼強?”

“你們彆忘了,葉玄昨晚纔在應天大街擊敗了入道境中期的高國豪,韓哲聖的天賦雖然很強,但終究隻是入道境初期。”

“這麼想你就錯了,九下宗的傑出弟子,哪一個不是可以越級殺人的,一個小境界對於他們來說不算什麼,就算是高國豪也不一定是韓哲聖的對手。”

“……”

每一個九下宗都會有一兩個傑出的天之驕子,極具代表性的弟子。

這些弟子都是有著過人之處。

越級殺人也是時常有的。

他們並不認為擊敗入道境中期的葉凡會是韓哲聖的對手。

葉凡並不在乎彆人怎麼想的,他此刻隻想得到那塊銅片和青妙茶樹,宗門太窮了,冇辦法。

身為宗主,他要為宗門資源添磚加瓦。

站在戰場上,手持陰陽尺,目光淡然的盯著韓哲聖,緩緩說道:

“還要打嗎?”

韓哲聖不甘心,爬起來,手中大刀再次揮動,腳下的步伐再次詭異起來,一道聲音傳來:

“屠獸第八式——一刀開膛!”

刀鋒銳利,刀芒淩厲、速度極快,且在不斷變換,冇有之前的磅礴,卻有一種單刀直入的感覺。

這一次,速度為主。

直接繞後。

臨近葉凡時,身體躺在地麵上滑行,一道刀芒往上殺來。

葉凡站在原地,手中陰陽尺迸濺出淩厲的劍芒,斬落而下,冇有多餘的動作,冇有精彩的劍式。

鏘鏘……

大量星火激射而出。

嘭!

地表炸裂,一股強橫的氣浪掀飛四周。

伴隨著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,觀眾席上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