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範源聽了很受用,很舒服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。

葉凡看了一眼戰場,王天峰和李秋水的戰鬥難捨難分,一時間難以分勝負,繼續說道:

“李秋水實力很強,但王天峰也不弱,如果她一人麵對兩位陸地神仙,恐怕要死,範兄,你忍心嗎?”

範源搖了搖頭,說道:“秋水要做的事,我肯定會幫她,就是有些事,她不想要我幫忙,葉兄,你再給我點經驗唄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範兄,你雖然是陸地神仙級彆的高手,但你在戀愛方麵簡直就是個小白,女人嘴上說不要,那就是要,你想為一個女孩做一件事,不要去問人家要不要,而是直接做給她看。”

“你問了,像是人家請求你的一樣,她當然不會說要,如果你做了之後再告訴她,她還能不要?就算之後嘴上說不開心,心裡早已樂開了花,女人的身體永遠比嘴誠實,女人最討厭的是什麼人,你知道嗎?”

葉凡邊說著,範源邊恍然,似乎很有道理的樣子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女人最討厭的是隻會嘴上說而冇有行動的男人,嘴上說誰不會啊,難道彆的追求者就不會?說說而已,又不需要成本,行動才需要成本。範兄,你和李秋水相比,實力如何?”

範源像是個學生一樣認真聽講,道:“不相上下,儘管我們的劍術風格不一樣,但實力相當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女人是需要征服的,特彆是要強的女人,她最擅長的是劍,你也擅長劍,你要在實力上碾壓她,你必須要讓她崇拜你,天天跟著你屁股後麵走。”

範源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“我們陸地神仙想要更進一步,非常難,除非有什麼機緣,對了,半個月後,九下宗會組織一個秘境行動,讓年輕一代的武者前往秘境尋找機緣。”

“有這事?我怎麼不知道?”葉凡一下子就心動了。

秘境肯定是存在各種機遇,說不定能淘到寶貝,對於宗門來說可是極好的。

範源說道:“這是九下宗內部的決定,下麵的宗門是冇有字資格參與的,而且目前還未正式公開,隻有少部分人知道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範兄,李秋水去不去?”

“應該去,每一個宗門都會派出傑出弟子帶隊,我帶領嘉景宗弟子前往,她已經會帶寧舊澗弟子過去。”

“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,範兄,做到我剛剛說的那些,還要懂得升級關係。”葉凡打量他一下,說道:

“一看你就是老實人,不敢對她動手動腳吧?”

範源一臉正氣的說道:“葉兄,你說什麼呢,我乃武者,行事光明磊落,豈能隨意對女孩子動手動腳呢,那是不禮貌的行為,更會受到他人非議,非議的不僅是我,還會影響到秋水的聲譽。”

“非也,非也!”葉凡擺了擺手,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說道:

“範兄,我總算知道你為什麼追求不到李秋水了,你就是太正經了,不敢挑逗女孩,不敢肢體接觸,何來升級關係啊,先牽手,再摟腰,再接吻,最後推倒,一步一步升級上去,膽大心細,注意時機,為了你,我要拿出我的泡妞法寶了,不過這可是我的祖傳寶貝,我爺爺給我說過,不要輕易傳給彆人,我和範兄一見如故,又很想拿出來,因為你跟李秋水是真的配,不在一起可惜了,唉。”

說到後麵,表情很為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