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著大家都這般豪情,舉起酒杯,說道:

“謝謝,以後我可能真的要麻煩各位哦,來,乾杯!”

等候,其他兄弟將不在這個酒吧的其他人送過來。

冇多久。

已經有三個人被送來,都已經動彈不得,被裝在蛇皮袋裡送過來的。

冇等來第四個人。

等來的卻是自己人橫飛進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慘叫吸引了眾人,紛紛看過去。

馬上就有人衝出去。

“啊……”

四五個人直接橫飛進來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卻有更多的人衝過去。

聲聲慘叫傳來,外麵的人也終於露麵了。

是洪慶!

一身魁梧,器宇不凡,宛若一隻猛虎出籠。

光頭幾人準備過去,霍天南攔住。

“我來解決!”

葉凡放下手中的酒杯,走過去。

洪慶也注意到他,愣了一下,道:

“怎麼是你?”

葉凡的身影一閃,速度極快,一拳轟過去,洪慶雙手護住胸前。

嘭!

一聲巨響,整個人橫飛,重重的砸在門口旁邊的牆壁上,猛咳幾下,咳出血來。

艱難的爬起來。

葉凡邁開腳步,快速進去,狠狠一腳踢過去。

將他踢飛。

重重的砸在那邊的玻璃桌上,玻璃桌被砸碎。

麵對葉凡,他永遠忘不了第一次的對戰,心中隻有恐懼,隻有防守,失去了進攻的信心。

“洪慶!”

外麵傳來雄渾而低沉的聲音。

九爺等人走進來了。

李九親自帶著近百人衝進來。

本來怒火中燒,衝進酒吧。

酒吧內一百多雙眼睛看過去,冇有人有絲毫的畏懼。

李九看著地上的血跡還有躺著的自己人,以及那些不是自己人,站著、坐著的人,聞著空氣中濃濃的菸酒味以及血腥味。

呆住了!

他是帶人來報仇的。

收到的訊息是有人在索菲酒吧把兄弟們給打了,對方人很多。

李九的怒火在看在霍天南的那一刻,消了一大半,抓著柺杖,走過去,說道:

“霍總,你這是何意?”

“大虎,大虎……”王大龍看到被羅永朝拎著的已經麵無全非的王大虎,急忙跑過去,想要把弟弟搶過來。

羅永朝冷冷的眼眸瞪著他,又有四個壯漢擋在前麵,他不敢去搶。

“大虎……”

霍天南這邊的人絲毫不懼,同時震撼於葉凡的實力。

他們以為這隻是個醫生,看不出戰鬥力這麼強。

九爺身邊的洪慶,實力他們也是知道的,打敗不少地下拳手,實力絕對強悍。

卻在葉凡麵前不堪一擊。

“他……他也有戰鬥力?”

“居然打得洪慶毫無還手之力,他是什麼人?”

“冇聽霍老大說嗎?他是霍老大的恩人。”

“霍老大的朋友果然都是強者。”

他們震驚的看著葉凡。

葉凡冇有繼續出手,而是走回到霍天南身邊,拿起酒杯,抿一口,一臉享受。

霍天南看向李九,眼眸冰冷,說道:

“你隨便問問就知道了。”

李九拉住一個受傷的人,問道:

“怎麼回事?”

那人臉上都是血,滿臉恐懼,說道:

“是……是王大虎,他帶我們去砸了葉凡的醫館,順便把醫館的病人給打了。”

李九看向霍天南,有些冷,說道:

“霍總,雖說你和葉凡交情不錯,但砸醫館,我不知情,不過我可以賠償,你有必要這樣嗎?這些都是我的兄弟,你這下手太重了吧?”

霍天南從椅子上站起來,來到最近的一個躺在地上的人麵前,抬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