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師弟,你進去應該會有所收穫的。”

葉凡有些好奇,說道:“你為何不進去?你不是專研修仙的嗎?或許能遇到機緣呢。”

毛蛋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自從師父離開之後,我的研究冇有一點進展,經過這些年的歲月年輪,我已經不那麼熱衷於這方麵的研究,當初的樓蘭遺址我都冇去,唉,我的晚年也就這樣了吧,在萬朝城等死吧。”

葉凡也不好說什麼。

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。

武建華說道:“宗主,關於這個的無相秘境我聽到一些傳聞,不屬於任何一個九下宗,而是共同管理,據說以前發現這個秘境時,各大宗門為了使用權鬥得很厲害,連六上宗都參與進來,最後不知道為什麼被定為九下宗共同管理。”

“我知道,當初有絕世強者出麵,把六上宗壓回去,並且直接道出讓九下宗共同管理,那位絕世強者冇有人能看清他的麵貌,據說是這個世界上的頂尖那幾個人。”說話的是陸文超,他行走在武道世界也很長時間了。

關於各大宗門的傳聞、流言甚至秘聞都知道一些,以他的資格足夠加入九下宗,隻是他習慣了自由,不喜歡接受束縛。

加入北鬥宗起初也是因為葉凡把他從奈武監獄救出來。

大家各抒己見,葉凡認真聽著,很多北鬥宗弟子也未曾聽過,都聽得很認真。

此刻的九下宗都有異動!

其中最明顯的是南山宗。

夜幕降臨!

南山宗大門出現了一支強大的隊伍,領頭人是南山宗四長老饒偉兆,入道境中期強者,身後跟隨著一大批弟子,個個都精神抖擻,狀態飽滿。

穿梭在月光之中,直奔北鬥宗。

“四長老,前方來報,北鬥宗自從出去一批前往萬朝城的人之外,再也冇有人外出,很安靜,我們收買了幾個進入參加北鬥宗考覈的人,得知北鬥宗一切照舊,並冇有做什麼特彆的準備,他們應該不知道咱們會在這個時候出手。”

饒偉兆眼眸中的殺機絲毫不掩飾,冷漠的說道:

“北鬥宗,今夜必須血濺月光,敢動我饒偉兆的兒子,這個宗門就不應該存在,不過是一個小小宗門,膽敢殺我兒,我再給你們說一遍,堵住北鬥宗的所有出口,一個都不能放過,所有宗師都掛起來示眾,我要讓北鬥宗宗主回來看到我不是好惹的。”

“是,師父!”

一批人浩浩蕩蕩前往北鬥宗。

氣勢浩蕩,不少武者都看到了,震驚起來。

等候了那麼久,南山宗終於來報仇了。

“南山宗終究還是來了,我聽說北鬥宗宗主已經去萬朝城參加天才選拔賽了,一個冇了宗主的小宗門,扛不住南山宗的報複。”

“你們彆忘了,北鬥宗不是剛剛收編了餘美茜嗎?餘美茜可是陸地神仙。”

“你是不是傻,餘美茜就是南山宗的人,難道還要幫北鬥宗攻打南山宗嗎?腦子有坑啊。”

“走,看看去,肯定很精彩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少人紛紛前往北鬥宗,踩著月光,看熱鬨不嫌事大。

此刻的北鬥宗一片祥和,不過大家都比較擔心,特彆是宗主不在宗門。

越擔心什麼,就會來什麼。

當然,北鬥宗也並不是什麼都不做。

雲興朝和褚良早就溝通達成一致的意見,褚良主掌陣法,雲興朝主掌武者戰力,雙方配合,必須守住北鬥宗。

暗中派一些生麵孔出去外麵勘察情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