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長老擺了擺手,說道:“峰兒,彆衝動,北鬥宗這些人是回不去了,但他們不是我們的最終目標,我們要儲存實力,對付其他九下宗,你們幾個年輕人後輩都是宗門傑出的弟子,不可有任何的閃失。”

“我現在有點好奇的是這個葉玄修煉的功法很詭異,冇有武者氣息,冇有術法者氣息,我去查了他彙報比武的戰力是入道境初期,可他表現出來的戰力明顯不是入道境初期,我們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跟北鬥宗眾多弟子呆在萬朝城邊緣,並不想理會其它宗門的事情。

陳城主做客,並不僅僅是做客,肯定是有其他事。

他端起碗,一口飲儘碗中酒,說道:

“外界傳聞葉宗主法武雙修、我一直不是很相信,不過今日一戰,我見識到了葉宗主的高深劍法,不動則已,動則一鳴驚人,隱藏氣息,連我都察覺不出來,如同世俗之人。”

目光再看向楚明月、禿鷲,說道:

“北鬥宗不隻有一位這樣的人,如果我猜的冇錯,應該也都是法武雙修,由此可見,萬中無一的法武雙修是可以傳授的,我想和葉宗主做這筆交易。”

葉凡眉頭微皺。

此人不知修仙之法的存在,像大多數人一樣,認為這是法武雙修,為此而來。

萬朝城屬於九下宗之一,高深莫測、強者如林,功法無數,但絕對冇有修仙之法,為此而來也是可以理解。

不過葉凡絕對不會輕易將修仙之法傳授於他。

喝一口酒,說道:

“陳城主,你說的冇錯,法武雙修是有一定的法門,我已經找到,但師門有規定,此修行之法隻能傳授給宗門之人,不可外傳,這筆交易恐怕是做不成了。”

陳城主笑嗬嗬的看著他,說道:

“葉宗主彆急著回答,你們得罪了南山宗和長甘宗,現在估計天涯淵也不會放過你,青妙茶樹太珍貴了,整個天涯淵也就隻有五株,他們豈會甘心,三個九下宗的圍攻,你覺得你們能活著回到北鬥宗嗎?”

“如果你願意跟我做這筆交易,我保你們安全回去,我親自護送你們,不過,如果我猜的冇錯,現在的北鬥宗也不好過,我來這裡之前,已經收到訊息,南山宗四長老饒偉兆已經率人前往北鬥宗。”

“我知道你肯定留有後手,但能不能扛得住,你們背後的宗門會不會出來,這很難說,如果你們背後的宗門隻是九下宗之一,也不一定能扛得住南山宗的攻擊。”

“如果你現在答應我,我萬朝城可派人前往北鬥宗,助北鬥宗一臂之力,日後咱們加強合作,甚至可以一起麵對三個九下宗的報複。”

萬朝城的實力不容小覷,九下宗之一,身處九下宗的中心地段,地理位置最好,商業交易極為發達、培養不少奇人異士。

如果能夠得到萬朝城的幫助,北鬥宗確實可以輕鬆不少。

陳恒銘的一番言論,讓北鬥宗眾多弟子眼眸一亮,彷彿看到了希望,這已經是極大的優惠條件了。

若是得到萬朝城的鼎力相助,抗衡三個九下宗完全有希望。

但他們冇有決定權,紛紛看著宗主葉凡。

葉凡也注意到宗門諸人期待的眼神,說道:

“陳城主分析得很到位,我們北鬥宗麵臨三個九下宗確實很難,但我師門有規定,我實在無法違背門規,希望陳城主能理解。”

陳恒銘苦笑幾下,站起來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