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魏老的傳聞在九下宗也是人儘皆知的,他若出手,就算是葉玄也擋不住吧。”

“剛剛魏老一刀不是被擋下來了嗎?”

“北鬥宗內有強大的術法者,再配上葉玄的戰力,估計還是有一戰之力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開始分析雙方的實力。

不過更多人還是支援天涯淵,畢竟天涯淵這邊不僅是魏老一個強者,還有不少宗師強者,而北鬥宗能打的也就葉玄一人。

“陣法?”

南山宗的人也到來。

看到浮現出出來的陣法,有些詫異。

“徐長老,我早就說過,這個葉玄的劍術有點奇怪,似乎隱藏著精神力,這個陣法會不會是他佈置出來的?”

大家的臉色都很凝重。

葉玄的戰力已經很驚人,如果加上術法,那就難以想象了。

旁邊一位宗師說道:“就算葉玄有精神力,那也隻是一點點而已,不足以抵抗魏老的一刀,應該是另有其人。”

徐長老也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這個葉玄確實有點奇怪,不過應該不是個術法強者,頂多就會一些皮毛,咱們先看看吧,魏老實力不弱,而且天涯淵還有術法者呢。”

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天涯淵眾人身上。

魏老屬於絕對的權威,眼眸冰冷,盯著葉玄,手中持大刀,刀芒縱橫,強勢無匹,似乎擁有橫推一切的大勢。

對於眼前的北鬥宗諸人充滿不屑。

呼!

橫掃一刀,無儘刀芒奔襲掠去,驚世駭俗,呼嘯破風,狂風被切斷,霸道的刀芒洶湧而去。

北鬥宗諸人再次被嚇住。

這一刀可比剛纔那一刀強很多。

葉凡雙手結印,一個封印從地麵升起,擋在刀芒殺來的位置。

噹!

一聲巨響,整個陣法在晃動,大量的星火激射出來。

陣法無損。

無數人震驚。

“封印?你是術法者?”魏老很詫異,盯著麵不改色的葉玄。

不僅他震驚,圍觀的南山宗諸人直接目瞪口呆。

“法武雙修……他……”徐長老震驚的話都說不完。

葉凡很平靜,看著魏老,說道:

“冇錯,正如你所想的那樣,所以你還是那麼有信心殺我嗎?我隨時恭候!”

魏老輕輕抬起兩指,很快走過來一個人,說道:

“術法者又如何,去破他的陣法。”

那人是天涯淵的術法者,得到命令,馬上去破陣,雙手結印,渾身出現淡淡的乳白色光暈環繞。

精神力不斷外放,尋找陣眼,還彆說,他真的找到了。

葉凡也冇想到會有術法者出現,自然也冇有可以隱藏陣眼,不過陣眼在陣法之內,想要破壞陣眼,必須入陣。

“魏護法,在這兒,你看那塊石頭,陣眼之一。”術法者有些激動,縱觀整個陣法,說道:

“剛開始我還覺得奇怪,這裡本不適合佈置陣法,但他卻成功佈下,我觀察了一下,這個陣法不難,主要是防禦為主,利用的是五行相生相剋、引動天地之力,恐怕也隻有入宗師才能做到……”

魏老擺了擺手,冇讓他繼續說下去,道:

“我不需要知道陣法原理,我隻需要知道陣眼在哪裡就足夠了。”

術法者馬上說道:“陣眼按照五行分佈,這塊石頭是金,那邊有個水缸,屬水,那邊的木樁屬木,還有那邊屬火,就在火堆旁邊,那邊是土……所有陣眼都在陣法之內,想要摧毀陣眼,要麼將陣法撕裂縫隙進行摧毀,要麼進入陣法內部摧毀。”

“天涯淵弟子聽令,殺儘陣中,摧毀陣眼,屠儘北鬥宗弟子。”魏老手持長刀,聲如洪鐘,不斷迴盪,言語激昂萬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