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的拳頭並不會成為阻礙,不如山河的萬分之一。

快速躲避,同時被震飛,劍氣已經撕裂他的渾身衣物,衣衫簍縷,橫飛向遠方。

五臟六腑都受到劇震,重創不已。

恐怖的劍芒並未停止,依舊斬下,速度快到極點,瞬間而至。

下方四人詫異,感受到了壓迫力。

“這……他真的隻是入道境嗎?”

“不……我的槍……啊……”

四人瞪大雙眼,難以置信。

掌勢、槍勢、刀勢、劍勢在葉凡斬落的這一劍之下,顯得弱不禁風,凶猛的大勢都被斬碎。

天地大道的轟鳴、這一方天地似乎為他所用,那一道劍芒摧枯拉朽,從天而降、斬破一切,山河山川似乎都要破碎。

轟隆隆……

四人躲不開,劍芒斬落。

劍芒正中徐宏偉、他的巨掌被斬碎,連同身軀也爆炸,血肉橫飛、連一聲慘叫都喊不出來。

死無全屍,化作一灘肉泥。

萬天工的長槍斷裂,持槍之手被廢,內臟翻湧,臉色紅漲,快速膨脹、吐出一口鮮血,橫飛數百米之遠。

高芝蘭手中利劍脫離而去,插入不遠處的樹樁上,衣物被撕裂、一道血口洞穿腹部,整個人橫飛遠方,已然昏死過去。

魏楚的狂刀在手,卻手臂發麻、一口老血吐出,臉色慘白如紙,目光呆滯,他算是傷得最輕的一人,因為他距離劍芒最遠。

連退數十步,手上的狂刀插入地麵,不斷滑行,腳也在後麵頂住,鞋底劃破,腳趾頭被摩擦掉三根,鮮血染紅了地麵。

終於站穩,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之人。

這一劍震驚了所有人。

“你……你不是陸地神仙……你是地仙……”

這一劍震驚所有人。

不僅僅是參戰的五位陸地神仙,觀戰的無數人都被驚呆了。

他們知道葉玄很強,但冇想到強到這等地步,五位陸地神仙扛不住一劍之威。

陳城主並未走遠,而是在遠方觀戰,他的身邊還有幾位來自萬朝城的高層,也都被這一幕震驚了。

“大哥,這葉凡……”女子震驚的瞪大了雙眼。

陳城主也是麵色凝重,他一直以為葉凡隻是和他同階的入道境巔峰,這一劍展現出來的實力顯然已經超越入道境。

緩了好一會兒,說道:“他並非陸地神仙,而是真正的踏入仙人境界,真正的神仙,應該是地仙境,冇想到他居然在這半年紀已經達到地仙境,年輕一輩排名第一應該是冇有爭議了。”

旁邊一男子說道:“就算是三仙門的年輕一輩也是排得上名次的,一劍敗儘五位入道境,他註定要揚名武道世界,就算冇有北鬥宗,他也會成為一個傳奇,北鬥宗反而束縛了他。”

陳城主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剛剛收到訊息,北鬥宗宗門之內也有天師府的天師在,饒偉兆猜測有天師鎮守,估計北鬥宗的背後真的是天師府,而葉凡作為一個地仙境強者成立一個宗門,應該是受到天師府委派任務。”

女子說道:“大哥,如果北鬥宗真的是掛靠天師府,那咱們……”

陳城主冇有猶豫,說道:“天師府雖不在九下宗之列,但六上宗都不敢輕易招惹,在冇有落實北鬥宗和天師府的關係之前,咱們不招惹北鬥宗,也不結交,不過交易還是可以做的,葉凡想帶幾個人進入無相秘境,可以幫忙。”

男子說道:“大哥,咱們萬朝城的那位大師在幫助葉凡控陣殺敵,難道是你的授意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