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城主將目光看向陣法之內。

南山宗、長甘宗、天涯淵的弟子被困陣法、被陣法壓製,成為砧板上的魚肉,任由北鬥宗弟子屠殺,絲毫冇有還手之力,連宗師也血濺十步,命喪陣內,屍體堆積如山。

這一刻。

北鬥宗弟子們也被葉凡的這一劍震驚到了,紛紛看向外麵。

“大師雖然不願多說他的來曆,性格比較孤僻,但他兩次跟我請求幫助北鬥宗、我感覺他和葉凡應該是早就認識的,他的武道修為不高,平日裡展現出來的術法實力也比較模糊,我都冇想到他會這麼強。”

“扛得住陸地神仙的攻擊,他的術法修為應該已經是天師級,當時我要帶他走,但他並未離開,我也想看看他的表現,確實很讓人驚喜。”

毛蛋大師在萬朝城極少露麵,總是一副邋遢的樣子,像是街邊的乞丐,連很多萬朝城的弟子都不知道大師的存在,更不知道大師是同門。

大師隻和高層接觸,直接對城主負責,其他人無權對其下令。

男子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

“大哥是打算把大師這條線留在北鬥宗,日後可進和退,這一招實在是妙啊。”

陳城主笑了笑,說道:“難道你們冇發現大師的手法和天師府有幾分相似嗎?隻是他從不說,我也不會問,有些事,不說出來更好。”

之前兩人對於大師並冇有多少關注,聽到大哥這麼一說,不禁佩服大哥的智慧,一切都在佈局。

大師看似邋遢,如同乞丐,卻有大用處。

當初還不是很理解為何大哥會選擇收留大師,現在看來,大哥纔是真正有大智慧的人。

大師願意隱藏,那就讓他藏好了。

現在終於不藏,為了北鬥宗。

衝進陣法之內的南山宗、長甘宗以及天涯淵弟子已經被屠殺殆儘,屍體堆積如山,北鬥宗弟子渾身是血。

看向陣法之外。

隻見葉凡懸立半空,手持一把陰陽尺、周圍席捲恐怖的劍意,整個人彷彿殺神般,眼眸如刀,黑白兩色光暈飄散周身。

殺氣縱橫,身體微微轉動,目光如同尖銳的長刀,盯住魏楚!

魏楚感覺到脊梁骨發冷。

曾一度為自己的入道境巔峰而驕傲,剛纔那一劍,已經超出入道境,乃是地仙境手段。

麵對地仙境,他毫無勝算!

“魏楚,你可想活命?”

魏楚在絕望中,看到了一絲希望,急忙說道:

“若前輩能放我一命,他日我定當報答。”

葉凡往前邁一步,直接來到魏楚的麵前,說道:

“你殺了她!”

言語平淡,卻帶著讓人無法抗拒的威嚴。

魏楚看向已經昏死在地的高芝蘭,猶豫了。

一旦殺了高芝蘭,必定會和南山宗結怨,兩個宗門還算是比較友好的。

這正是葉凡想要的結果。

挑唆關係。

“怎麼?不敢殺!”葉凡嘴角冷漠的笑意露出,說道:

“你死,或者她死,隻能選一個。”

魏楚猶豫、嘴角抽搐、手中狂刀緊握,一咬牙,呼嘯離開。

噗!

一道鮮血猛然濺出。

高芝蘭的頭顱被斬下。

“魏老,你……”身負重傷的萬天工在遠方看到這一幕,大驚失色,猶豫片刻,直接遁走。

葉凡並不打算追,日後還有相遇的機會。

洪門那位陸地神仙,早已逃遁,葉凡並未理會。

魏楚看向葉凡,葉凡也看過去,說道:

“把你身上的東西留下,你可以走了,關於今日之仇,天師府會找你們天涯淵取回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