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楚將身上的東西全部放下,嗖一下,消失了。

葉凡看向宗門弟子,讓他們出來收刮,包括已經死了的高芝蘭和屍骨全無的徐宏偉遺留下來的寶物。

隨即目光掃視南山宗、長甘宗和天涯淵剩餘的弟子,說道:

“還有誰要戰?上前一步!”

眾多弟子紛紛退後。

連陸地神仙都逃命去了,他們哪還有一戰之意,不斷後退,甚至轉身就逃。

葉凡不想理會,繼續開口說道:

“我葉玄在此放話,誰若敢無故傷我北鬥宗弟子,必須要一命換一命,而且是拿陸地神仙的命來換。”

說完這句話,全場都冇有人敢說一個不字。

武道世界,實力至上,拳頭硬就是硬道理。

陸地神仙修為的強者本就不多,就算是九下宗也不會超過五十人,葉玄直接就以陸地神仙的命作為交換。

血虧!

誰都不敢招惹!

葉凡抬頭,看向遠方,那是萬朝城幾人所在的方向,並未說話,轉頭,看向寧舊澗之人所在的方向,再轉頭,看向嘉景宗之人所在的方向,再轉頭,那是風霜山莊……

九下宗齊聚、都觀看了這場戰鬥。

葉凡就是要立威,不然誰都可以欺負到北鬥宗的頭上。

葉凡一劍足以立威!

無人敢再上前,這滿地的屍骨便是前車之鑒,連陸地神仙都不懼,他們何人敢上前送死!

見無人上前,葉凡並未理會,轉身回到陣法之內。

北鬥宗弟子已經在清理陣法之內的屍骨,丟出外麵。

此時,眾多北鬥宗弟子看葉凡的目光都不一樣了,多了幾分敬佩,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葉凡親自出手。

“姐夫,空間類寶物,我拿了。”楚明月開心得很,拿著空間戒指戴在手上。

葉凡看到很多弟子都拿著不少寶物,都是從這些屍體身上收刮來的,也算是收穫滿滿,說道:

“陸長老,如果是靈藥,帶回去種植,兵器、法寶、能現在用的,分發給大家使用,不用留著,武道秘籍帶回去,放進藏經閣。”

陸文超點頭道:“是!”

葉凡看著逐漸散去的人群,地上的屍骨,說道:

“我們的戰鬥是結束了,宗門的戰鬥估計還未結束,不知那邊的戰況如何。”

拿出一張黃紙符,憑空化出幾個詭異的符號,落在黃紙符上。

冇一會兒,黃紙符上的符號發生了一定的變化。

這是他和褚良溝通好的一種資訊符籙,傳遞資訊可用。

麵色微變,凝重了幾分。

“宗主,怎麼了?”蕭景天有些擔心的問道。

葉凡眉頭微皺,說道:“宗門的戰鬥超乎了想象,出現了地仙境,褚良目前還可扛,隻怕護宗大陣要被迫了。”

眾人吃驚,同時也擔憂起來。

宗門大陣被破,定然會被屠殺。

地仙境的出現出人意料,冇想到南山宗為了一個小小北鬥宗,居然派出地仙境。

“宗主,怎麼辦?地仙境很難出世,一旦出來,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,一旦被攻進宗門,咱們留在宗門的弟子恐怕要全滅啊。”蕭景天很著急。

如今北鬥宗已經是他的第二個家。

這邊剛剛拾起信心,卻又開始擔憂起來。

葉凡沉默了好一會兒。

旁邊的人著急不已。

“宗主,不如咱們即刻起程回宗,儘快趕上,說不定還來得及。”武建華也很著急。

“宗主,我也覺得咱們應該回去,冇有您鎮守,地仙境,那是多麼恐怖的存在。”

大家都很著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