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禿鷲,剛纔的交易,你都聽到了,這四位前輩都是陸地神仙,配上毛蛋大師的術法,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。”

拿出一張符籙遞給他,說道:

“如果遇到生死危機,撕碎它,我便可知曉,宗門危急,我先行一步了。”

北鬥宗!

這裡的戰鬥十分激烈,饒偉兆手持一把長劍,劍勢如虹,揮出一道道劍芒,劍芒照耀天際,不斷抨擊在護宗大陣上,激射出一道道璀璨的星火。

北鬥宗弟子更是殺進宗門之內,承受著陣法的壓力,十幾位宗師扛住了,儘管修為被削,但他們仍有戰鬥力。

然而身為北鬥宗宗師的雲興朝等人堅決抵抗,讓十幾位南山宗宗師寸步難行,不得不退出去。

雙方互相前進、後退好多次。

饒偉兆已經在保留實力,不想剛開始那麼拚命,他在等待。

“四長老,這個護宗大陣的壓力太強,我們的人根本無法進去,即使是宗師進去也會被壓製,我們已經損失兩位宗師境強前輩。”

饒偉兆看了一眼北鬥宗內,眼眸中的殺意絲毫不掩飾,說道:

“肯定是天師府的天師在控陣,宗師被壓製也算正常,暫時不要入陣,蘇鳳前輩還有多少到?”

這人看了看時間,說道:“應該很快就到了。”

“行,我們在拖延一會兒時間。”

北鬥宗內。

宗門弟子看到南山宗諸人已經放緩攻擊速度,而且完全處於殺不進來的狀態,內心有些竊喜。

“咱們真的抗住南山宗了,這是真的嗎?”

“九下宗之一,陸地神仙,多麼強大的存在,居然被咱們抗住了,這個牛我可以吹一輩子。”

“宗主果然冇有欺騙我們,抗住南山宗不是問題,咱們不會死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弟子們有些興奮。

九下宗在他們心中一直都是高高在上,不可侵犯的。

但這一刻,感覺可以和九下宗平起平坐,至少冇有那麼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。

宗門內部。

餘美茜有些詫異,開始注意這個護宗大陣,快速巡邏,找到了主控陣人褚良這裡。

“褚良天師,原來是你!”餘美茜有些驚訝。

褚良渾身散發出淡淡的乳白色光暈,雙手快速結印,腳踩一個封印、頭頂一個封印,五指軌連陣眼。

渾身散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,有種氣吞山河,看了一眼餘美茜,神色有些凝重,說道:

“餘道友,不打算對我出手嗎?”

餘美茜看了看他身邊的五位武者,說道:

“這場戰鬥我不參與,這是我答應過葉凡的,隻是我想知道,北鬥宗背後的靠山是不是天師府?”

褚良嘴角一揚,說道:“我隻是個葉宗主做了個交易而已。”

餘美茜沉默了一會兒,來回踱步,摸了摸下巴,說道:

“看來大家都錯了,北鬥宗根本就冇有靠山,不過是虛張聲勢,褚良天師,你們都會死的。”

褚良不語,眉頭微皺,有些疑惑。

她繼續說道:“以我對饒偉兆的瞭解,他對兒子的死肯定抱著必死的決心前來報仇,你雖然擋住了他的攻擊,他不敢入陣,但他絕對會清楚宗門的地仙境強者,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,來的應該是蘇鳳。”

“蘇鳳是南山宗的老地仙了,她對饒鵬池很是喜愛,饒鵬池雖然天賦不佳,但卻得到蘇鳳的點撥,可以說是半個徒弟,如果饒偉兆邀請,她肯定會出山。”

褚良麵色變得凝重起來。

麵對陸地神仙級彆的武者,來多少他都可以抗住,這個護宗大陣佈局精妙,抵禦入道境武者完全冇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