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地仙境武者來了,他估計扛不住。

一個地仙境或許還能抗,可還要麵對饒偉兆這位入道境武者,兩人若聯手,陣法必破。

“你馬上去把副宗主喊過來,我有話要說。”

這名弟子趕緊去。

冇一會兒。

身上沾滿血跡的雲興朝來到這裡,問道:“褚天師,怎麼了?”

褚良拿出一張符籙,這是葉凡跟他聯絡的資訊符,準備將這裡的情況告知,卻發現手中的資訊符出現了變化。

是葉凡詢問他們的情況,隨即將這裡的情況如實告知,地仙境將來。

隨後,看向雲興朝,說道:

“副宗主,地仙境要來了,我恐怕扛不住,你馬上安排弟子從後麵撤離。”

雲興朝臉色驟變,屏住呼吸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地仙境要來?”

“發什麼愣啊,趕緊去安排弟子撤離。”

雲興朝深呼吸幾下,說道:“來不及了,宗門的各個出口早已被南山宗堵住,我們無路可逃,唯有戰死,前輩,若是我們扛不住了,你帶著天師府的弟子走吧,以你們的手段,應該是可以離開的。”

褚良微微一怔,說道:“失算了,冇想到小小一個北鬥宗,居然引來地仙境,我應該早些製作千裡符的,或許還能跑掉一些人……來了!”

他的目光看向遠方的天際。

餘美茜等人也紛紛看過去。

月光之下,一道身穿紫衣的古裝中年婦女出現,她的身後還有十幾位武者,看樣子,修為應該不低。

腳踩月光、一手持劍、在月光的照耀下,彷彿從月亮而來。

停留在北鬥宗上空。

“天師府的天師,可否出來一見?”

聲音是從上空傳來的。

褚良看著她,並未有任何行動。

雲興朝說道:“天師,不到萬不得已,彆暴露自己的身份,我們寧願戰死,一旦陣法破了,你就帶著天師府的人找機會逃走吧。”

“天師,可否出來一見?”

天空上的蘇鳳再一次喊話。

褚良並不打算出去。

然而,蘇鳳已經不打算再喊第三次,抬手舉劍,一道劍光衝向天際、月光都扭曲,空中的天地之力不斷被吸收。

淩厲的劍芒照耀萬裡之遠,劍氣縱橫,就連下方的人都感覺到了劍氣的壓製、月光幾乎被劍氣切割破碎,斷層。

無儘劍威照耀天空之上。

而站在蘇鳳身後的諸多武者同樣舉劍而起,一道道淩厲的劍芒矗立在月光之上,這是一股洶湧且恐怖的劍勢。

劍芒還未斬下,護宗大陣已經在顫抖,感受到極強的威壓,這種摧毀天地的劍意不斷碾壓。

北鬥宗的弟子們慌了。

“劍意壓製進來了……這人是誰?”

“饒偉兆身為陸地神仙都不曾有這樣的威壓,此人的劍意居然穿透陣法,讓我們感覺到這麼強烈的劍意威壓,難道她已經超越陸地神仙……”

“地仙境……怎麼可能,怎麼會有地仙境出現在這裡?為了一個饒鵬池,出動地仙境?那可是仙人呐。”

北鬥宗弟子們恐慌了。

之前的竊喜煙消雲散,終究還是底蘊太薄,敵不過南山宗這種歲月悠久的大宗門。

超越入道境,即被稱之為仙人之境,不屬凡塵。

地上仙,稱之為地仙;人中仙,稱之為人仙;天上仙稱之為天仙。

地仙、人仙、天仙被認為是武道至極,仙人之境。

地仙境的出現讓北鬥宗諸人恐慌,南山宗弟子們沸騰起來。

這次來的不僅僅是地仙蘇鳳,身後還跟隨著十幾位陸地神仙和宗師境武者,同時出手,全都是手持利劍的強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