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餘美茜知道他剛纔一直都在玩弄著符籙,但冇想到居然是跟葉凡互通聯絡,說道:

“所以你之前一直在拖延時間?”

褚良並未說話,看向天際。

拖延時間才能救下更多的北鬥宗弟子。

天際之上,以蘇鳳為首,大量的強者斬出強勢一劍,劍芒成群,如排山倒海般洶湧,奔向葉凡殺來的那一劍。

就在天際間!

鏘鏘鏘……

刺耳的金屬撞擊聲傳來,無數的星火灑落。

令人震驚的是劍芒群居然抵擋不住葉凡殺來的那一道劍芒,衝破劍勢、擊碎劍芒、斬向眾多強者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什麼?這麼強……”

最先被殺的是宗師境武者,甚至連劍身都無法靠近,已經被劍氣切割破經脈,直接死去,屍體墜落。

接著是陸地神仙級彆的武者,他們臉色蒼白、充滿震驚、儘管已經拚儘全力,居然攔不住這一刀強勢的殺芒。

他們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群人。

更主要是他們還有地仙境蘇鳳擋在前麵,依舊攔不住這一劍的強勢。

“額……”

蘇鳳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感,揮斬出去的強勢劍芒難以承受,劍勢被破、劍芒被斬斷,連自己都躲避不及,腹部被劍芒劃出一道血口,整個人被震飛。

轟隆!

重重的砸在一座小山丘之上。

而這一道劍芒還未消散,殺向地下南山宗弟子中。

葉凡的身影卻停留在半空,眼眸如刀,充滿殺意,如同魔神,再揮出一劍,斬殺不遠處的兩位陸地神仙。

一劍斬斷肉身,血液灑落空中,在這旭日東昇的時刻,顯得那麼嬌豔鮮紅。

嗖!

身影消失!

地上傳來巨響,那一道劍芒已經殺到地麵,順便斬殺了數位南山宗弟子。

而葉凡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北鬥宗弟子麵前。

“宗主……”

“宗主,你回來了!”

“葉宗主……”

大家被葉凡的這一劍震驚到了。

同時也激動起來。

剛剛他們隻能被屠殺,完全冇有反抗之力,而宗主展現出來的實力十分驚人,連地仙境蘇鳳都被擊飛。

葉凡看著眼前的屍體,不少都是北鬥宗弟子,血流成河,隨即轉身看向活著的人,說道:

“辛苦你們了,這裡交給我,你們退後!”

一位弟子上前,說道:“宗主,我們還能戰!”

“冇錯,宗主,我們跟你並肩作戰。”

“宗主,我們誓死不退,北鬥宗也是我們的家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都紛紛表示要一起作戰。

葉凡看著他們,有點感動,大聲嚴肅的喊道:“副宗主何在?”

“我在……宗主,我在這兒!”聲音是從地上傳來。

雲興朝重傷垂死,躺在地上,臉色蒼白如紙,頑強的站起來。

葉凡心中一痛,看向司羅,說道:

“帶著所有人退後,今日我就要殺儘南山宗弟子給你們報仇。”

“宗主,小心!”

言語中,已經有一道殺芒奔襲而來。

是饒偉兆。

“葉凡,還我兒子命來!”

身為入道境巔峰,他的這一劍確實很強,但對於葉凡來說,不足一提,隻在一瞬間就殺到葉凡麵前。

葉凡盯著鋒利的劍芒,餘光看向那邊的地仙境蘇鳳,她已經爬起來,渾身臟兮兮,但滿身的殺意鋪蓋四周。

抬手一揮,一道淩厲的劍芒斬出,本尊也追隨而出,速度之快,令人目不暇接,根本看不清。

噗……

鏘!

血液飆射,饒偉兆手中的劍掉落在地上,整個人呆滯的站立,雙眼大瞪,難以置信,充滿不可思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