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二話不說,猛然殺過去。

拳拳到肉,打在四個壯漢身上,四人肉身橫飛,口吐鮮血,難以置信,滿臉恐懼的看著葉凡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葉凡走過去,一隻手捏住他的嘴巴,拿出一根銀針刺在他的舌尖上,取一滴舌尖血,隨後跨過他,走向裡麵去,道:

“你冇資格知道!”

走進彆墅內。

看到一個青年道士正在做法,祭壇擺在彆墅內院,周圍各個方位放著黃紙符、還有三個嬰兒,嬰兒明顯是剛剛滿月或者還未滿月。

靜靜的躺在那兒,顯然已經氣息微弱,十指流血,嬌嫩的皮膚都變得發紫。

“好惡毒的作法!”

葉凡開口,一股冷冽的氣勢瞬間碾壓過去。

道士魏英轉頭看來,麵色一凝。

他認得此人,頗為緊張,說道:

“你就是破壞風水大陣的人,天醫館的葉凡?”

葉凡走過去,看著他的祭壇,抬手一擲。

咻!

一根帶著舌尖血的銀針紮進集團中的一個人偶。

人偶流出血液,黑色的。

倒在祭壇上。

“你……你敢破壞我的祭壇!”魏英憤怒的盯著他,說道:

“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?你是在作死!”

葉凡的身影一閃,衝到他的麵前!

啪!

一巴掌甩過去。

一記響亮的耳光響起。

一身道袍的魏英直接被扇飛,腳踢到祭壇,上麵的東西全部都灑在地上。

四周的黃紙符也不自覺的燃燒起來。

葉凡看著摔在地上的他,說道:

“你是什麼人很重要嗎?”

“你想要害我老婆一家纔是關鍵,還用嬰兒作法,如此歹毒,就得該死!”

“不過我看你的修為應該佈置不出這樣的風水大陣,你的背後還有人吧?”

來到他的身邊,一腳踩在他的腹部。

魏英充滿憤怒,雙手作揖,嘴裡唸唸有詞。

那些燃燒的黃紙符突然飛竄而起,衝向葉凡。

葉凡輕輕一揮,衝過來的黃紙符四散。

“就你這點能力也敢在小爺麵前班門弄斧?不自量力!”

踩在腹部的腳抬起,狠狠的踩在他的手臂上。

哢嚓!

清脆的骨頭斷裂聲。

“啊……”

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葉凡也不會憐憫,再抬腳,再踩。

另一隻手也被踩斷了。

走向旁邊掉在地上的人偶,拿起來,看了看,說道:

“做工還挺精緻的,可惜你遇到的是我。”

“我看電視經常有一句話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!今天我就讓你嚐嚐被風水降禍的滋味。”

再取出兩枚銀針,紮在人偶身上。

兩指併攏,放在嘴邊,唸唸有詞。

人偶散出一股陰氣。

葉凡看向地上慘叫的魏英,拿著人偶走過去,一腳踩住,取出銀針,在他的身上施展,特彆是腦門上的幾枚銀針。

嘴裡還時不時的唸唸有詞。

雙手作揖。

一枚銀針刺在他的心臟部位,直穿皮肉,觸達心臟。

再取出。

取一滴心臟血,滴落在人偶上。

繼續做法!

將魏英三魂七魄中的一魂抽出,封印在人偶身上。

魏英雙眼癡呆,瞬間失去了精氣神,眼裡失去了光。

這才滿意的放下人偶。

抱起地上的三個孩子,走出來。

那四個壯漢看到他出來,急忙衝進去。

葉凡開車前往市區,直奔醫館。

“這哪來那麼多嬰兒?”餘嘉芸看到他懷中的三個嬰兒,說道:

“你不會是人販子吧?這麼小的嬰兒!”

葉凡無語,抱著嬰兒來到羅芳華的病房,把嬰兒交給霍天南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