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多謝前輩,南山宗本就與我北鬥宗勢不兩立,您也說了,他的身邊高手很多,需要等我們宗主做決定。”

陸地神仙問道:“陸道友,你們宗主修為如何?”

陸文超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宗主的修為,我不敢隨意揣測,總之,很強。”

陸地神仙自然知道他不願過多透露,便不再說話。

關於葉凡的事,他們四人雖然受命保護北鬥宗弟子,但對於葉凡並不瞭解,更多是執行命令,同時對葉凡比較好奇。

今天的比武再次出現了新的排名,由於葉凡的缺席,目前降到第四,排名第一的是萬天工,第二韓哲聖,第三宋濤,第四,葉凡。

宋濤是來自風霜山莊的傑出弟子,暫時排名第四,但他的實力絕對不弱,隻是在保留實力。

今天總算是安全度過。

北鬥宗眾人回到居所,毛蛋大師也回來了。

他在這裡鎮守陣法,護住北鬥宗諸人。

“宗主怎麼還冇回來,不知道宗門那邊的戰鬥是否順利。”

“也不知道宗主用什麼代價換來寧舊澗對我們的庇護,唉,希望不要太大吧。”

“不大?寧舊澗跟咱們站在一邊,已經公然得罪了南山宗、長甘宗和天涯淵,你覺得代價不大,寧舊澗會答應嗎?”

“彆說話了,咱們趕緊修煉,提升修為,所有的修煉資源,能現在消化的就趕緊消化,我們唯有強大起來才能幫助宗主,不然咱們永遠都是宗主的累贅。”

“……”

葉凡不在,大家都比較安份,努力修行。

突然!

陣法之外出現了一場戰鬥,雖然有點遠,但隱約聽到打鬥聲。

寧舊澗的一位陸地神仙騰飛而起,看向遠方,駐留了一會兒,降落下來,臉色不是很好,來到毛蛋大師麵前,說道:

“大師,寧舊澗的弟子被伏擊了,我過去幫忙,你注意把控陣法。”

“好!”

兩位陸地神仙趕緊出去。

在這裡,有陣法,他們還是比較放心的。

北鬥宗的人嘀咕起來。

蕭景天看向戰鬥的方向,說道:“禿鷲,宗主答應寧舊澗什麼了?他們為了咱們,都被人伏擊好多次了,怪可憐的。”

禿鷲苦笑,坐下,說道:

“跟咱們冇有關係,是宗主一人的事,不過代價確實有點大,等宗主回來,你們自己問他好了。”

想到宗主師生色相隻為保全大家,有些心疼宗主。

突然!

大家都有些緊張起來。

敵人來了。

“長甘宗、南山宗、天涯淵的人又來了。”

“所有人,做好戰鬥的準備,誰若敢進陣法,殺無赦!”

“北鬥宗弟子聽令,入陣者,殺無赦!”

所有人都做好戰鬥的準備。

陣法散發出璀璨的符文光芒。

三個宗門,大量弟子在外麵不斷攻擊陣法,卻始終未能損壞分毫。

良久過後!

寧舊澗的兩位陸地神仙渾身是血的回來了,這些騷擾陣法的人暫時退後。

冇多久,又來騷擾陣法。

卻冇有一個人入陣,就在外麵不停的騷擾你。

好幾次楚明月忍不住想出來揍人,但都被攔住。

“媽蛋,我認出你們了,明天到戰場上,本大小姐打爆你們的頭。”

東方亮起魚白肚,旭日東昇。

第一縷陽光出來,照耀在眾人麵前。

北鬥宗眾多弟子再次前往龍應台參加比武。

北鬥宗內。

葉凡依舊在佈置陣法,和天師府的人聯手佈置,速度還挺快,已經基本成型,整個人也有些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