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南山宗也並不是非得和北鬥宗鬥個你死我活,和和氣氣的生活也未嘗不可,隻是如果就這樣簡單了事,恐怕我答應,我南山宗的眾多弟子不能答應,身為宗門長輩,如果做法不能服眾,那將會有損威嚴。”

“葉宗主作為一宗之主,應該能理解我的,所以你們還需要付出其他代價。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繼續說下去。”

他繼續說道:“葉宗主戰力無雙,力壓地仙,在這裡創建一個小宗門,實在浪費時間,強者應該屬於更強大的宗門,而不是從零開始,人才應擇良木而息,我南山宗願意成為葉宗主的平台,讓你接觸到六上宗,甚至三仙門,而不是屈身在這名不經傳的小小北鬥宗。”

葉凡摸了摸下巴,說道:

“你說的很有道理,但這是我全部的心血,你讓我放棄,我就放棄,豈不是太兒戲了?”

他繼續說道:“我並不是讓葉宗主放棄,而是帶著你的人,加入我南山宗,效忠南山宗,咱們之間的恩怨化為友誼,從此並肩作戰,豈不是武道世界的一段美談佳話?”

“好,你的建議非常好。”葉凡突然大聲說起來,把幾人嚇了一跳,一臉疑惑的看著他,隻見他繼續說道:

“我北鬥宗全部加入南山宗,從此以後再無北鬥宗,你的想法非常好,但是我不同意。”

“哼,我們收編你們,那是看得起你們,多少個小宗門想要加入南山宗,我們都拒之門外。”白曉霜冷哼一聲。

胡建元還是很平靜,說道:“如果不然,蘇鳳前輩和餘美茜換不來北鬥宗永遠的寧日,據我所知,葉宗主在萬朝城已經得罪了天涯淵和長甘宗,就算我們放過你們,這兩個宗門也不會放過你們,加入南山宗,對你們更劃算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很淡然,說道:

“現在說的是南山宗和我北鬥宗的事,其他宗門與此無關,就說你們同不同意?”

“不同意!”白曉霜一口回絕。

這時!

遠方傳來聲音:

“喲,葉宗主,原來你在這兒呢,我找你好久了。”

來人是褚良天師,邁著輕快的腳步走過來。

白曉霜和胡建元盯著褚良,眼神很不友善。

褚良卻直接無視,坐在葉凡的旁邊,說道:

“葉宗主,護宗大陣已經完成,這一次的強度比之前牛逼多了,就算是蘇鳳這樣的地仙全力一擊也不會再破,隻要地仙敢入陣,我定能斬殺,你儘管外出殺敵,殺儘南山宗的宗師、陸地神仙、地仙境強者,宗門之內交給我,萬無一失。”

白曉霜和胡建元聽聞這話,氣得臉都鐵青了。

特彆是白曉霜的氣氛,怒火熊熊燃燒,雙眸如刀盯著他,壓低聲音,道:“褚良!”

褚良這纔看向兩人,彷彿之前都冇注意到一般,說道:

“喲,這……這不是南山宗的五長老白曉霜和三長老胡建元嘛,你們怎麼在這兒?怎麼不進去啊。”

看向葉凡,責怪的語氣說道:“葉宗主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你不知道這兩位可是南山宗的長老,在武道世界赫赫有名,曾經創下驚人戰績,你居然不讓人家進去喝杯茶,這成何體統啊,要是被其他宗門知道,豈不是笑話你們北鬥宗小氣?”

“夠了!”白曉霜大聲說道:“褚良,你貴為天師府天師,為何會幫助北鬥宗?”

葉凡笑了,說道:“褚天師,你的演技太拙劣了,連白長老都看不下去了,連個睜眼瞎都演不好,哈哈哈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