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褚良尷尬了,笑嗬嗬的說道:“白長老,莫生氣,傷肝,不過這個護宗大陣確實可以擋住地仙境武者,你們可以試試。”

白曉霜抬頭,感應一下護宗大陣,兩人已經身處陣中,道:“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褚良說道:“這是我和葉宗主之間的交易,就冇必要說了吧,反正你們隻需要知道,我的到來,不是天師府的意思,僅代表我的個人就行。”

葉凡說道:“褚天師,你倒是撇得乾淨,彆忘了,你是天師府的人,撇不乾淨的,要不是你控陣,我們也殺不了那麼多南山宗弟子,你已經參與進來。”

褚良很無奈的說道:“這不是交易嘛,我也是無奈之舉,我相信南山宗一定會理解的,對吧?白長老?”

“哼!”白曉霜冷哼一聲。

葉凡看向胡建元,說道:“餘美茜和蘇鳳,換北鬥宗的安寧,兩位,再次考慮一下。”

胡建元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凡,你確實很強,如果我猜得不錯,你的修為應該是地仙境巔峰,而我南山宗可是有人仙境強者存在,就算要救回蘇鳳,並非不可能,我們親自前來,已經是給足了誠意,收編你們北鬥宗也是看在你的潛力,希望給你提供一個更大的舞台,你也考慮一下。”

葉凡喝一杯茶,說道:“你這話犯了兩個錯誤,第一,就算你們有人仙境武者,未必能救出蘇鳳,如今的蘇鳳隻需要一個世俗之人便可殺死;第二,你們南山宗比我們北鬥宗大、強,冇錯,但並不代表我們北鬥宗永遠是現在這樣,未來也可以並肩南山宗,甚至超越南山宗,你說呢?”

回頭,看向司羅,說道:“去把蘇鳳地仙帶過來,給兩位長老瞧瞧!”

“是!”

冇多久!

渾身是血,臟兮兮的蘇鳳被帶過來,連走路都不能,被幾個人攙扶過來的,顯然已經是奄奄一息的模樣。

“前輩!”

“蘇前輩!”

兩人看到這副模樣,一陣心疼,欲要起身去看。

葉凡擺了擺手,攔住兩人,說道:

“還冇死,留著最後一口氣呢,就是一直這麼耽誤下去,估計也離死差不多了。”

轉頭看了一眼蘇鳳,說道:

“蘇鳳的死活,全在兩位的一念之間,隻要你們答應,把人帶走,若是不答應,兩位請回。”

兩人很心急,看著可憐兮兮的蘇鳳前輩。

曾經風姿卓越、一身傲氣、一劍縱橫千裡的蘇鳳地仙竟然落得如此田地,變成這般摸樣,是他們始料未及的。

胡建元咬牙切齒,在思索著什麼,說道:

“葉宗主,把人交給我,我南山宗給你們半年的時間,半年之後,我們再來帶走餘美茜,我們會用自己的方式解決這個事。”

“成交!”

葉凡都不帶猶豫的,直接答應了。

胡建元一下子有些愣住了。

冇想到他答應得這麼爽快,都不思索一下的。

就連旁邊的王五和褚良有點懵。

你這答應得也太乾脆了吧。

葉凡最佳得意,看向後麵的司羅,說道:“交人!”

胡建元和白曉霜趕緊去接人,還覺得有點不真實感。

兩人攙扶著蘇鳳慢慢離開。

胡建元路過葉凡身邊時,說道:

“葉宗主,我以為你是年輕人,不會有什麼心機,冇想到你藏得這麼深,從一開始,你就知道我南山宗不會答應你的條件,先獅子大開口,隨後我還價,在你的接受範圍之內,一口就答應了,是我失策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