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在不斷言語中,取出三張黃紙符,貼於陰陽尺,化出陰陽、綻放出黃色的光芒不斷照耀。

散發出來的是天地間的浩然正氣。

殺過來的精神侵蝕,不斷在顫抖,在哀嚎、它們似乎在哭泣,卻被人操控中,非常痛苦。

死後不得往生輪迴,這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殘忍的。

葉凡就是要讓它們往生輪迴,驅散世間邪魔。

陰陽尺可溝通陰陽、陰代表的是陰間,陽代表的是陽間,陽間便是此地人間。

能做到這一步,道法必須要有極高的造詣。

浩然正氣驅邪魔,陰陽尺溝通陰間引導亡靈歸往生。

“什麼?你……道法……往生輪迴之法?”

郭明知大驚失色。

他知道葉凡戰力很強,卻冇想到葉凡居然還會道法,而且是往生輪迴這樣的高深道法,看著他操控的靈魂被吸收進入陰陽尺中,脫離自己的控製。

他的大部分戰力來自於這些曾經依舊活著的戰魂。

葉凡說道:“我感受到了,你殺了不少強者,並且利用他們的靈魂作為飼料,雖說武道世界弱肉強食,但你的手段很是卑劣,今日,我便解救這些亡靈。”

“陰間之門,開!”

陰陽尺的陰尺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勢,一個黑幽幽的洞穴出現,不斷吸收煞氣、吸收亡靈戰魂。

“停,給我停下……”

郭明知急了。

這可都是他辛辛苦苦得來的戰魂,力量的源泉。

卻在快速流失。

握拳,伴隨著強烈的煞氣,拳勢滔滔、強拽著亡靈戰魂之力殺來。

葉凡淡淡的看了一眼,左手握拳,直接對打過去。

嘭!

一聲巨響,郭明知猛然後退,嘴角溢血不少,臉色變得蒼白,充滿不甘,很是著急,如同螞蟻上鍋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戰魂消失。

“不……你不可以這樣……”

一手道法,不僅讓郭明知震驚,觀戰之人也紛紛震驚不已。

不少大人物都站起來了。

葉凡之前的戰力已經十分驚人,如今展現如此道法,坐實了法武雙修之名。

“他……他居然會道法,而且能剋製郭明知的靈魂之法,這道法可不淺呐!”一位老者站起來,表情震驚。

旁邊的萬朝城城主也略顯驚訝,說道:

“早就聽聞他法武雙修,冇想到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,此人必將會在武道世界獨占鼇頭,洛前輩,或許你們六上宗能收服他。”

此人正是來自六上宗的武者,作為代表過來見證九下宗的天才選拔賽,確實看到了不少優秀的武者。

這幾天也收了幾人,但他一直都很關注的是葉凡。

此刻,看到葉凡這一手,更是震驚。

洛前輩笑嗬嗬的說道:“我聽聞陳城主前幾日親自去拜訪他,難道冇拉攏成功?”

陳城主歎了口氣,說道:“奇人心高,看不上我萬朝城,前輩作為六上宗之一太初宗的長老,必定可以將其收服,也算是不枉此行了。”

洛前輩嘴角一揚,餘光看了看旁邊的幾位同樣來自六上宗的人,坐下,緩緩說道:

“法武雙修,萬中無一,天賦異稟、確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隻是他如今招惹了九下宗的三個,我倒想看看他如何逆風翻盤,修行一途,看的不僅是戰力,更要看智力,不急,且等等看,幾位覺得呢?”

旁邊幾人也點了點頭,表示認同。

“這葉凡確實很驚豔,我也一直都在關注,此刻施展的道法恐怕還有所保留,我去萬朝城邊緣看過他的陣法,隨地佈陣,這已經突破了很多傳統的術法者所能,他給我很多的驚喜,但同時惹禍的能力也是一絕,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個莽夫,而是一個智勇雙全的人才,未來可以一戰劍神的頂尖高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