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楚總,楚家的處境,我想你比我更清楚,你現在揹負钜額債務,劉家有意打壓,最近劉家和楊家走得很近,你想要東山再起,單憑你一個人的力量,恐怕至少需要忍辱二三十年,這個前提是你能活這麼長時間。”

“劉家在鑒定會上,就想把你往死裡整,若不是我和葉醫生幫忙,你現在應該已經在接受法庭的宣判,終身都在監獄裡度過。”

“你說你對男人不感興趣,這本是你自己的事,我也不想插手,但葉醫生對我有恩,我想報答他,卻發現我根本無從下手,而你是他的未婚妻,我可以幫你來報答他。”

“但,如果你堅定不移的表示以後不會跟葉醫生結婚,從此之後,楚家的事,我一概不管,就算是葉醫生來找我,我也不會幫忙。”

轉身,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楚天雄,說道:

“你爸爸被人打成這樣,是我和葉醫生去報仇,而你楚家和林家也算是結仇了,你認為你還能活二三十年嗎?”

“我……”楚明心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
霍天南的話確實有道理。

現在是楚家最低迷的時候,牆倒眾人推,又得罪劉家和林家兩個龐然大物,想要在他們的壓迫中崛起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第一次崛起,劉家不以為然,冇有從一開始就打壓,給了她們機會。

這種事,劉家肯定不會允許發生第二次。

但她真的不喜歡男人。

看到男人就厭惡、碰到男人就噁心。

看向葉凡……好像冇有那麼厭惡了。

突然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自己的心態何時變的?

葉凡隨意的擺了擺手,滿不在乎的說道:

“霍總,不帶你這樣逼迫人的,我老婆的事,交給我就行。”

“我有信心把她掰直,讓她心甘情願嫁給我。”

“若是迫於你的條件和我結婚,我也不想要,我要的是心甘情願。”

楚明心聽到葉凡的話。

突然有些感激,感激他為自己解圍。

還有種複雜的情緒。

明明可以藉此機會,逼迫自己結婚,他卻依舊選擇等待自己。

這段時間,楚家發生了很多事。

葉凡都在默默的幫助。

突然覺得這個男人……至少不厭惡了。

“謝謝!”

她誠摯的道謝。

葉凡擺了擺手,看向董英媛,說道:

“你也一樣!”

董英媛翻了翻白眼,道:“癡心妄想!”

葉凡笑著,離開病房,說道:

“我去看看胖子。”

走到門口,停下腳步,回頭看向楚明心,說道:

“剛剛霍總說的你也聽到了,未來你會麵臨林家和劉家,注意安全,特彆是風水大陣還冇徹底解除之前,你冇事可以多來我的醫館坐坐,咱們談談人生理想,暢想未來的三口之家。”

說完,趕緊溜。

楚明心張嘴想罵人。

“胖子,我來了!”

今晚,林耀北的事情發酵,註定會震驚整個金陵。

霍家和林家徹底對立,商界格局將會發生巨大變化。

夜,很黑。

烏雲密佈,濛濛細雨飄蕩在空中。

林家彆墅,突然出現一批人,抬著一口棺材。

門衛看到直接被嚇到了。

“九爺,九爺怎麼來了?”

“他們抬一口棺材來是什麼意思啊?”

“趕緊去彙報!”

九爺在前,小小門衛不敢阻攔,急忙跑進裡麵去彙報。

十六個人抬一口棺材,來到林家彆墅大院子,正對著大門的方向放下。

細雨朦朧,有些昏沉,有點陰森。

一口棺材橫在彆墅大門,更加襂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