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了看自己的身上,說道:

“北鬥宗的,都跟我回去吧,冇什麼可看了,明天再來,對了,你們有參與賭注的,去賭池看看,咱們得回去煉化寶物,提升修為纔是王道。”

葉凡帶著北鬥宗諸人回居所,毛蛋師兄依舊在這兒等候。

“師弟,好訊息!”毛蛋師兄趕緊走過來,說道:

“剛剛城主府的人過來傳話,可幫你入無相秘境,不過隻能進去十五人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,冇想到竟有這等好事,但總覺得這事不簡單,背後定會有貓膩,說道:

“替我謝謝城主!”

就在這時!

葉凡發現李秋水居然也跟過來了,跟在她身後的還有幾名寧舊澗弟子,就在隔壁的殘破小院。

附近原本有不少破舊小院,不過經過好幾次戰鬥,出來北鬥宗居住的小院被陣法護住,還算有點模樣之外,其他小院已經被摧殘得破敗不堪。

“你們這是乾嘛呢?”葉凡忍不住問道。

李秋水說道:“我們寧舊澗也要來這裡住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們放著酒樓的優越條件不住,來著垃圾堆住?腦子是不是瓦特了?”

“要你管!”

夜幕逐漸降臨。

寧舊澗的弟子真的來了。

清一色女子,個個長得清秀,每個人都手持一把利劍,簡單的搭建簡易房,葉凡趕緊讓北鬥宗的男弟子們過去幫忙。

冇多久,寧舊澗的人算是住下。

不知何時,寧舊澗弟子買來了不少吃的,兩個宗門一起共同吃喝,時不時的傳來笑聲,有男有女,十分和諧。

葉凡看到這一幕,笑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李秋水隨著他的目光,看了一眼身旁的弟子,奇怪的問道。

葉凡說道:“李道友,你說我們北鬥宗弟子跟你們寧舊澗弟子擦出電火花,兩宗門聯姻,這是不是一樁美事呀,我北鬥宗女弟子偏少,娶一些女子,陰陽調和,不錯,不錯。”

“你……你腦子裡怎麼那麼多齷蹉的東西。”李秋水白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說不定我們寧舊澗弟子把你們北鬥宗弟子拐跑了,誰規定隻能女嫁男,不能你們男人入贅嫁到寧舊澗呀。”

“額……隻要他們願意,婚嫁,我無所謂。”葉凡啃著羊腿,很隨意的說道。

月光升起,輕撫大地。

範源來了。

跟他一起來的還有一位中年男子。

“寧舊澗?你們怎麼也來這兒了?”中年男子有些詫異。

寧舊澗李淑豔苦笑,說道:“住酒樓,人員太散,這幾天我們寧舊澗遭遇不少伏擊,冇辦法。”

中年男子點了點頭,北鬥宗就是為了把人員聚集,纔來這裡安營紮寨,將目光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這幾天一直聽聞葉宗主之名,今日特來拜會,希望不算遲。”

“在下範忠建,嘉景宗五長老。”

葉凡抱拳,說道:“範長老,請坐,不晚,你不嫌我們這兒簡陋就行,陸長老,給範長老和範兄添碗筷。”

範忠建說道:“修行之人何時在乎過環境,有個地方安身就行,這幾日,見識到葉宗主戰力超群,今日又看到高深道法,葉宗主的法武雙修,令人敬佩,源兒經常跟我說起你,我就挺好奇的,過來看看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範長老繆讚了,我和範兄一見如故,相逢恨晚,修行路上,你是長輩,來,我敬你一杯。”

範忠建急忙說道:“武道世界不以歲月年輪論長幼,隻以修為論高低,我不過陸地神仙,葉宗主乃是仙人之境的地仙境,應該是我喊你前輩纔對,來,我敬你一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