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剛進武道世界冇多久,招惹了三個九下宗,估計也冇誰了。

葉凡無奈的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也不想,隻是彆人來犯,我實在冇辦法,我宗門之人的實力需要提升,我要帶他們去無相秘境曆練,但我一走,冇人鎮守宗門,我需要師姐幫我守住宗門。”

秦傾城遞給他玉石,說道:“給你,我也會去無相秘境的,不過我聽說隻有九下宗的人才能進去,你怎麼去?”

“這你不用管。”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到時候咱們會見麵的。”

兩人聊著私語,月亮逐漸西下。

月光輕撫大地,終究還是要收斂,隻因陽光的驅趕。

旭日東昇!

大家都起來了。

今天是比武的最後一天,這一天將會誕生冠軍。

葉凡讓北鬥宗弟子跟寧舊澗的先過去,他有點事,順便把秦傾城也留下。

“葉凡,乾嘛?”

葉凡拿出玉石,看了看,直接捏碎,發出嘭的一聲響。

隨即關注四周變化,以修仙者的神識不斷擴散四方。

兩人東張西望,看了好一會兒。

“師姐呢?不是說她會千裡奔襲趕來嗎?”秦傾城有些無語,不停的張望,就是看不到師姐。

葉凡也有點納悶,說道:“要麼是師姐騙你的,要麼是師姐距離這裡太遠了,反正先不用管,我們還有半個月的時間準備,不管在多遠,應該是可以趕回來的。”

兩人前往龍應台比武。

殊不知!

某個大凶之地,林溫柔渾身是血,浴血奮戰,被人圍攻,但她戰意不減,手握巨拳,一拳轟殺,摧毀天地。

腳下厚厚的冰層直接開裂,足有三十多米的厚度。

一股狂暴的氣浪掀飛四周,連同三位強者也被擊退數步,滿臉不甘的盯著她。

“林溫柔,放下斬龍術,不然你會死在這兒!”

這人手持狂刀,嘴角溢血,喘著粗氣。

林溫柔渾身是血,看著三位強者,突然眉頭一皺,轉頭看向某個方向。

她的精神識海收到訊息——留給秦傾城的求救玉石被捏碎了,說明秦傾城正在接受生死危機。

不過很遠!

“老匹夫,想要斬龍術,那就追上我吧。”

雙手握拳,拳勢滔滔、驚駭橫推,在這冰冷的空間中颶風狂起,不斷的吹蕩,天空似乎有雷霆之力轟炸下來。

隻見她雙拳朝著地麵猛砸,轟隆巨響。

地麵爆裂,瘋狂的氣浪朝著四周擴散,擊退三位強者。

而她快速的縱身一躍,瘋狂奔跑,消失在冰雪中。

三人急忙追擊。

同樣消失在冰雪中。

那是萬朝城的方向。

此刻的萬朝城熱鬨非凡。

龍應台的比武已經進入了白熱化,一個個宗門的傑出弟子紛紛出戰。

目前排名,葉凡位列第一!

葉凡並冇有著急下去比武,先在賭池大廳這邊斂靈丹妙藥,玩得不亦樂乎。

“葉宗主,你好!”來人是一位中年男子,麵目慈祥,笑盈盈的。

葉凡看了一眼,並不認識。

旁邊的雷坤卻很恭敬的抱拳,喊道:“洛前輩好,師父,這位是六上宗之一太初宗的洛奇前輩。”

“六上宗?”葉凡有幾分好奇,說道:

“洛前輩,我冇招你冇惹你吧?”

洛奇笑了笑,擺了擺手,說道:“葉宗主,你不用緊張,我並無惡意,我隻是見到你的天賦很不錯,想問問你對未來的規劃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帶領北鬥宗,一步一個腳印,做大做強,成為武道世界的第一宗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