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洛奇笑了笑,說道:“葉宗主,你可知三仙門為何永遠隻是三仙門嗎?”

“不知道。願聞其詳!”

“因為有青衣劍神鎮守仙門,無人能逾越,你們北鬥宗若想成為武道世界的第一宗門,那就得過仙門,擊敗青衣劍神,你覺得你能做到嗎?”

葉凡看向雷坤,問道:“青衣劍神是誰啊?”

雷坤有些詫異,這可是劍道儘頭的前輩,每一個劍修的終極目標就是他,甚至其他武者也會以他為目標。

欲問道路何處走,劍神塚裡問青衣。

修士修道,感到迷茫,不知自己的道該如何行走,可去劍神塚求問青衣劍神,天下武者嚮往的劍神塚,求道、問道的聖地。

曾在數百年前就早已聞名的青衣劍神,師父居然不知。

“師父,據說青衣劍神舉世無雙,鎮守仙門,指的是三仙門的一道門檻,想要躍身三仙門,需要擊敗青衣劍神,否則會被三仙門聯手滅宗,如果擊敗青衣劍神,便可成為第四個仙門,站在華夏武道世界的頂端。”

葉凡摸了摸下巴,眉頭微皺。

他雖以醫入道,但也是一名劍修,對於劍道追求不亞於人,以前也曾隨師父進入過武道世界,但都是匆匆忙忙,並未真正瞭解。

冇想到武道世界的劍道上還有這樣的牛人。

青衣劍神,鎮守仙門,勝者可成第四仙門。

泱泱華夏,強者如林,深淵如海,有這樣實力的人絕對是絕世強者,至少不比天仙武者差。

目光看向洛奇,問道:“洛前輩,這位青衣劍神什麼修為?”

洛奇摸了摸自己的鬍子,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青衣劍神的修為莫測,早已達到武道之極,至今多強,無人知曉,但整個華夏武道界,能因一個人而改一座城名的隻有劍神塚。”

“以前的劍神塚如同萬朝城這種大城池,如今變成一個劍塚,雖說冇有了喧鬨的酒樓攤位,卻多了一些神秘、無數的世間名劍遺落劍塚,一旦挑戰失敗,便要留下武器,劍神塚到處都是神兵利器。”

葉凡看著這男人,說道:“前輩,你來找我,不會是為了給我推薦青衣劍神吧,不如有話直說。”

洛奇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我看你天賦異稟,雖然未能摘得比武的冠軍,但基本已經是你的了,我想讓你以後去挑戰青衣劍神,我可輔佐你,給予你最好的修煉資源、讓你在最快的時間內變強,你本是法武雙修,本就世間罕見,我相信你百年之後,定能擊敗青衣劍神。”

葉凡有幾分詫異,冇想到居然會達到六上宗前輩的青睞,說道:

“多謝前輩看得上我,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想跟前輩合作,不如咱們詳聊?”

“好,咱們去那邊坐坐!”

“我可收你為真傳弟子,給予你六上宗最好的修行資源……”

“你等等!”

葉凡忍不住打斷洛奇,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你要收我為弟子?”

洛奇點頭,很自然的說道:“是啊,我要把你帶入太初宗,才能給你最好的修行資源。”

葉凡站起來,說道:“前輩,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但我不會拜你為師,我也不會加入太初宗,我永遠都是北鬥宗之人。”

洛奇有些錯愕。

六上宗,高高在上,無數人夢寐以求想要加入的龐大宗門,我親自邀請,你卻要拒絕。

“葉凡,難道我六上宗對你冇有誘惑力?”

“有是有,但還不足以讓我拋棄自己的宗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