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!

林家家主林德福和林家眾人走出來,不少人還穿著睡衣,穿著棉拖,有些急忙走出。

看到一口棺材就擺在家門口,頓時怒火就上來了。

這可是大不吉利的東西。

晦氣!

“九爺,你這是什麼意思?抬一口棺材放在我家門口。”一位年輕人憤怒走過來,大聲質問。

李九一臉冷漠,說道:

“我受人之托,將這口棺材放在這兒,我想你們也需要。”

“我們需要?”年輕人怒火燃燒起來,走到棺材麵前,一腳踩在棺材蓋上,說道:

“九爺,你雖是道上的人,但我們林家和你們也有不少合作,也算是合作夥伴吧?你這是要做什麼?”

其實已經有很多林家的人不滿了。

冒著細雨,紛紛罵來。

最終林德福穿著睡衣,走過來,麵色凝重,說道:

“李九,你該解釋解釋嗎?”

李九手一揮,說道:“開棺!”

手下馬上打開棺材。

嘭!

棺材蓋直接被掀飛。

一股濃鬱的血腥味撲鼻而來,不少人紛紛看下去。

裡麵躺著個人,血液浸泡,不知死活,而且渾身紅腫,流血不止,不成人樣了,認不出樣貌。

“還活著……在動!”

林家一人驚呼。

林德福眉頭一皺,仔細觀察棺材之內的人。

李九不會無緣無故把一個活人放進棺材裡,送到這兒來。

終於認出來了。

頓時怒火中燒,臉色蒼白,道:

“這是北兒?我的北兒?”

李九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說到底還是父子,連我都認不出來了。他就是你的兒子林耀北。”

林德福一瞬間,怒火暴漲,磅礴的氣勢籠罩四方,盯著他,說道:

“李九,你對他做了什麼?當真以為我林家無人?”

林家眾人驚呼。

紛紛湊過來,雖然樣貌認不出,但從衣物等方麵細節還是認出此人就是林家二少林耀北。

紛紛倒吸一口涼氣。

這下手可真狠!

怒火也湧上來,就要撲上李九等人。

禿鷲第一時間站在李九前側方,眼眸冷凝,盯著林家所有人。

李九麵色凝重,說道:

“林家主,我隻是受人之托,將你兒子送回來……”

很快,他把事情的原委告知。

林家諸人震驚。

“這是霍天南做的?”

“你是說我兒打了霍天南的老婆和孩子,現在生死未卜?這……這怎麼可能啊?”

“北兒雖然平時做事瘋狂了點,但他是認識霍天南老婆的,還是知道分寸的,怎麼可能會對一個產婦和未滿月的嬰兒出手……”

“不管如何,這件事必須徹查。”林耀北的母親滿臉怒火,看著不成人樣的兒子,兩淚縱橫,說道:

“我兒生死不知,霍家,還有那個什麼破醫館,必須付出沉重代價。”

這時,年輕人言語冰冷的說道:

“弟弟曾給我說過那個醫館,主任好像叫葉凡,最近挺火的一個醫館。”

林德福看向他,說道:

“霍天南那邊咱們還需要調查清楚,至於那個破醫館,東兒,你去解決,一個星期之內,我要看到那個什麼葉凡的屍體。”

這是他的大兒子林耀東。

做事比二兒子林耀北穩重多了,未來家族繼承人的最佳人選。

林耀東咬牙切齒,說道:“爸,我一定會將那人的腦袋給您送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夜!

金陵震盪了。

李九的小弟把這件事捅上網絡,一下子引起了不少家族、網民的圍觀。

引來無數人的熱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