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雙眼泛紅,眼珠子出現了詭異的符文,雪白的大腿、脖子、臉頰都出現了詭異的符文,嬌豔鮮紅。

一頭烏黑的長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成血紅,整個人似乎煥發出一種至強的魔氣,有種所向披靡的大勢。

一身恐怖氣勢縱橫無敵的姿勢,猛然抬頭,看向殺來的劍芒。

“吼!”

發出一聲怒吼!

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刀,充滿魔氣,整個人似乎也變得不理智起來,渾身發狂,憤怒不已。

“逆天魔刀,第一斬!”

充斥著魔性的刀芒以一種無敵的霸道之姿斬殺過去,腳下的地表都被撕碎,空間都在破碎,即使是壓製而下的陣法之力都被斬破。

這種強勢幾乎可以無視陣法的壓製。

鏘鏘!

清脆的聲響。

葉凡連連退後好幾步,臉色略顯蒼白。

這魔刀……太恐怖了吧!

有些難以置信!

“師姐,你看她……”

林溫柔看過去,頓時臉色大變,說道:

“不好,居然把逆天魔刀逼出來了,師弟,壞了,咱們估計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。”

葉凡也有點慌,說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你好像對逆天魔刀很熟悉?”

“我就是為了這逆天魔刀纔去招惹她的。”林溫柔有些無奈,邪月的強大超出了她的想象,說道:

“我聽聞逆天魔刀一共有九刀,一刀還比一刀強,不過每一刀都是以生命來置換的,當九刀儘出,人也就死了,你看她的臉色有變化了。”

葉凡有些被嚇到了,說道:“一刀比一刀強?這第一刀我就勉強能抗住,第二刀,我不知道能不能抗住……我去,黑匣子劍客殺來了。”

對付一個邪月已經很吃力了,陣法之外還有兩位強者,感覺無法招架呀。

“交給我!”

林溫柔雙手握拳,拳勢驚駭,引動地麵上的太極八卦圖之力量,雙拳一揮,如同奔騰的狂嘯,洶湧而去。

迎接上殺來的至強劍芒。

彙聚在陣法處!

噹!

陣法哐噹,符文乍現,光華大作,拳頭加持,迎接巨劍殺芒,擋住了。

黑匣子劍客盯著這個陣法,說道:

“這地方並不適合佈陣,修仙者並不需要擇地而選,天地為他們而變,佈下的陣法也有所不同,牽製天地之力、大地之脈,化作陣法之力,力大如象無窮儘,今日我想破陣。”

話音未落,左手伸向身後,拿過黑匣子,淩空放在旁邊,左手凝聚勁氣,輕輕一拍黑匣子。

嘩啦啦!

黑匣子兩側的木板張開,出現了一把把利劍。

這是劍匣!

一共八把劍,每一把劍都是武道世界的名劍,其中越王八劍就有三把在其中,在被打開的一瞬間。

劍身嗡鳴顫動,傳出陣陣聲響。

他冇有說話,左手脫離劍匣,輕輕一劃,劍匣裡飛出三把劍,迸發出極為強勢的劍芒,劍氣不斷在空中激盪。

無儘劍意不斷碾壓而下,三把利劍分開一定的距離。

呼嘯斬去!

殺向護宗大陣!

噹噹噹!

三把利劍刺在陣法之上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,劍芒不減,欲要刺穿。

三個封印擋住劍刺之處。

其中一個封印是葉凡祭出的,他有點分身乏力。

因為邪月正在醞釀第二魔刀,即將斬來。

“師姐,我是想找你來幫我的,冇想到你居然帶了三個怪物來殺我……”

“嘿嘿,師弟,咱們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你不用擔心,就算咱們殺不了他們,他們想要殺咱們,也冇那麼容易的,我知道你肯定還有底牌,你再不用出來,咱們就真的要死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