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都占據了才擊敗她。

不可謂不強。

嗡!

一把劍穿過陣法,劍勢驚鴻,插在邪月的麵前,阻擋了葉凡的靠近,劍勢之威不斷鎮壓四方。

無儘的殺意再靠近。

巨蟒抬頭看向天空,發出咆哮,卻迎來一劍,劍芒淩厲,穿過陣法,伴隨著黑匣子劍客的指揮,利劍環繞,留下一道道殘虹,欲要刺穿巨蟒的腦袋。

呯!

巨蟒張開傾盆大嘴,獠牙和利劍相碰,激射出星火閃爍。

利劍彆向旁邊,插在地麵上,巨蟒的嘴巴流血了。

“你的獠牙……”

葉凡看到靈蟒的兩顆獠牙掉了,其中一顆正在流血。

靈蟒有些怒火,說道:“這個女人一刀弄掉了一顆,剛剛那一劍又弄掉了一顆,不過沒關係,我的獠牙可以重新長出來。”

葉凡注意到插在地麵上的劍又飛起來,七把劍盤旋飛舞,劍勢如山海,似乎在按照某種規律飛舞。

劍勢越來越強,如長虹倒掛,每一道劍芒幾乎都要將這片空間斬碎。

一劍斬來,劍勢洶湧,劍芒淩厲,斬破空間,天地之力都在被牽引,有一種無敵之姿襲來。

噹!

站在陣法之上,傳來一聲巨響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。

凶猛的撞擊力被陣法、封印擋住,暫時未損。

而隨之而來的是第二劍!

噹!

冇有絲毫的減弱,反而變更強。

一樣的位置、更強的劍勢、更多的星火。

噗!

褚良終於還是撐不住了。

吐出一口鮮血,臉色蒼白如紙,雙手在拚命結印,可一直都是有氣無力的樣子,餘光掃視不遠處。

天師府的術法者們都已經倒下了,就他還在苦撐。

可現在,他撐不住了。

他能感覺到,葉凡也快到極限了。

噹!

第三劍來了。

終於,陣法出現了裂縫,恐怖的劍氣激盪進入陣法之內,劍芒如同天劍屠刀怒殺而下,地麵上出現了巨大的裂縫,深不見底。

第四劍要來了。

依舊在原來的位置,裂縫被徹底撕開,陣法被徹底撕破,嘭的一聲巨響,陣法爆破,好幾個陣眼被摧毀。

噗!

葉凡再也撐不住,本就重傷的身軀吐出一口鮮血。

然而第五劍要來了。

這一劍直斬葉凡,欲要殺人。

劍勢驚駭,斬破一切,蘊含的劍道深沉,如同流星殺來。

“年輕人,你的陣法能扛下我的四劍,在年輕一代中,你是第一人。”黑匣子劍客很隨意的說著。

他從來都不把眼前的年輕人放在眼中,他的目標一直都是袁天師。

“師弟,小心!”

林溫柔驚叫,想要幫忙,可分身乏力。

一個天狗道人就足夠她應付,根本無法幫忙。

葉凡看著殺來一劍,如此劍芒,凶猛無比,算是入世以來見到的最強劍術,比李秋水、範源等人的都要強上數倍不止。

嘴角流血、臉色略顯蒼白、雙眼盯著殺來的利劍,盯著站在虛空中斷手斷腳的黑匣子劍客。

突然!

他輕閉雙眼。

腳下八卦圖綻放出耀眼的光芒,每一個卦位都出現了詭異的符文,手持斷水劍,劍氣縱橫激盪,毫無章法。

周圍的空間出現了某些變化,隻是彆人並未察覺。

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……”

葉凡的嘴並未張開,卻又聲音傳出。

“……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不爭……”

就在利劍即將觸碰到他時,他的身影消失了。

無聲無息!

而利劍鋒芒斬落,觸碰到腳下的八卦圖,卻激不起一點水花,八卦圖很軟,吞噬了劍芒,連同劍身都被吞噬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