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匣子劍客微微一愣,出乎他的意料。

他居然感知不到那把劍的氣息,徹底消失了。

以前可從未有過這種情況。

“嗯?”他眉頭一皺,盯著這個不斷沸騰、綻放光芒的八卦圖,這一方空間發生了變化,和外麵的空間似乎斷隔!

“自成一空間?阻斷氣息?似乎又不對,邪月……”

突然看到邪月的身體被八卦圖吞噬,沉向地麵,逐漸消失。

操控一把利劍,欲要阻止。

利劍進入那一方空間,居然出現了某種扭曲,不知是真的扭曲還是視覺扭曲,他失去了連接,那把劍被吞噬了,如同剛剛那把一樣。

而邪月的身軀徹底被吞噬。

黑匣子劍客降落地麵,慢慢一步一步的走過去,麵色凝重。

這一方空間太詭異了,從未見過。

操控七把利劍懸立在麵前,每一把劍都爆發出極強的劍芒,成排的劍氣縱橫而走,噴湧四方。

目光看向那邊正在戰鬥的林溫柔和洪慶,也眉頭微微一皺,更多的目光注意到洪慶身上。

“天狗道人,你……你怎麼回事?”

天狗道人氣喘籲籲,憤怒不已,而且憤怒的程度時刻在變,很是怪異,戰力也是時強時弱,非常不穩定,似乎還不受控製。

他看過來一眼,說道:

“這小子很詭異,他……他似乎能切斷我的大道,而這女娃就在那一瞬間爆發攻擊,奶奶的,老頭子我從冇這麼憋屈過……哎喲……”

話音未落。

一個巨大的拳頭大打得他措手不及,手中橫刀擋在前,爆發出極強的刀勢,終於擋住,不過整個人也橫飛了。

天狗道人看了一眼天空,黑雲壓下,卻始終冇有月光,他的實力還不夠強,還冇到巔峰狀態。

“黑匣子,原來你那是劍啊,這麼多名劍,多少劍修眼饞啊,不過你這邊啥情況?我剛不是看到那小子被你打吐血了嗎?”

黑匣子劍客一直揹著這個劍匣,從未跟任何人展示過,即使是天狗道人也是第一次知道這是劍匣。

他轉頭看向眼前的八卦圖,很是詫異,眉頭緊鎖,說道:

“這一塊空間自成一個獨立體,像極了大羅金仙的手段,似乎是結界,但按理說,他應該還不到這種程度,我目前冇法破開這空間,有些詭異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道聲音傳來。

“前輩,此乃術法,晚輩援助你破解。”

走過來的是一位術法者,手拿一根拂塵,幫著頭髮,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,踩著輕盈的腳步而來。

黑匣子劍客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“在下港島術法者雲閒鶴,和這葉凡有血海深仇,一直尋找機會報仇,今日我願和前輩聯手共同殺敵。”

令人萬萬冇想到的是港島術法者雲閒鶴居然來了。

連葉凡也很詫異。

葉凡隱身於陰陽圖中,圖內自成乾坤,成為一方小世界,隻有黑白色,而這裡屬於他的世界。

利用對天地大道的理解,對世界法則的理解,構造出這麼一個隔絕外麵的空間。

他對大道的瞭解不亞於洪慶,而且道行比洪慶強太多。

他一直隱藏某些手段,這次被逼到如此地步,不得不拿出來保命。

隻是雲閒鶴的到來令他意想不到。

“師姐,找機會殺了雲閒鶴,彆給他時間破我陣法。”

葉凡的聲音從地下傳來。

林溫柔看了一眼雲閒鶴,她有心無力,被天狗道人纏得死死的,若不是洪慶的幫忙,她已經敗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