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想要殺她,天狗道人還做不到,她可以逃命。

“雲閒鶴前輩,你不該在這時候出現!”

一道聲音出現,一身白色古裝,一道靚麗的倩影,一手持利劍,劍氣激盪、劍芒淩厲,抬起,指著雲閒鶴。

雲閒鶴眼眸微微一抬,看著她,說道:

“程湘芸,你不該出現在這裡,這是北鬥宗,你代表的是神龍組,難道你要參與進來嗎?”

程湘芸眼眸一冷,手中劍氣不斷增強,層層暴漲,說道:

“我現在僅代表我個人與你的恩怨,和北鬥宗無關,在港島時,你的人險些殺了我,我一直記著呢,就算我是神龍組的人,但我也是個人,我也喜怒哀樂,我也要報仇。”

話畢!

一劍襲來,劍勢洶湧、劍芒淩厲、挑破空氣,身輕如燕,彷彿一隻飛鳥奔襲而來,直搗雲閒鶴。

雲閒鶴作為術法者,他知道不能讓武者近身,否則自己就會危險。

雙手快速結印,一個封印出現在眼前,準備祭殺出去時。

身旁的一道劍芒掠過,那是來自身後,劍勢驚世駭俗,極為恐怖,腳下的地表出現層層裂縫,局勢不斷蹦出。

劍勢凶猛,直接碾壓程湘芸的劍芒。

呯!

“啊……”

程湘芸手中利劍直接被擊飛,整個人被淩厲的劍芒劃過肩膀,深深的血口出現,鮮血染紅了衣衫。

發出慘叫,整個人橫飛向遠方,嘴裡狂吐血。

重重的砸在一個古風的房子內,房子坍塌,她再也冇有爬出來,不知死活。

“程坊主……”

雲興朝很著急,他一直在鎮守北鬥宗的弟子們。

急忙衝過去。

而就在這時!

一道身影從身邊經過,手持利劍,狀態還有點懶洋洋。

“蒼龍前輩……”

蒼龍殺過去了。

提劍而起,伴隨著瀰漫的劍意、飄渺激盪,無儘殺意,臟兮兮的頭髮在狂舞,他的目標是雲閒鶴。

他們都很清楚。

黑匣子劍客是他們遙不可及的夢,連當炮灰的資格都冇有,隻能交給葉凡。

雲興朝衝進坍塌的房子,找到程湘芸躺在血泊中,探一下呼吸,還活著,鬆了一口氣,抱起,急忙跑出去。

“程坊主,你撐住,一定會冇事的。”

“廖醫生、高醫生,快,救人,救人……”

廖俊逸、高雅溪等醫生都在人群中。

檢查一下,頓時麵色凝重。

“怎麼樣?”

廖俊逸說道:“這道傷口不是致命傷,卻引發了渾身經脈的混亂,五臟六腑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震盪和撕裂,幾乎一隻腳踏進鬼門關了,想要救她,很難,除非葉醫生親自出手,我無能為力。”

這話一出!

大家都愣住了。

突然,一道慘叫傳來,充滿不甘,但那聲音熟悉。

眾人急忙看去。

那是蒼龍宗師。

他的身軀被擊飛沖天,血花不斷在空中綻放,上升到一定高度後,自由落下。

雲閒鶴祭出一個金燦燦的封印,殺過去。

突然,一道身影掠過。

抱住蒼龍的身軀,快速躲避。

“初心,你……”

救走蒼龍的人正是港島術法者梁初心,也是雲閒鶴的師妹。

港島不少術法者已經來到內地武道世界,不過一直以來都冇有尋找葉凡。

萬朝城的天才選拔賽,北鬥宗異軍突起,加上一個新宗門崛起太快,引起了不小的關注,經過瞭解,得知葉凡是北鬥宗宗主。

更加關注了,今日突然殺來三位怪人強者,正是報仇的好機會。

在等待機會的不僅僅是港島術法者,還有長甘宗諸人、天涯淵諸人、這場大戰引起了不小的關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