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特彆是這三位怪人的名聲。

梁初心就走蒼龍,站在樹梢上,看向他,說道:

“蒼龍乃是神龍組三條龍之一,你不能殺他。”

雲閒鶴說道:“他現在可是北鬥宗的三長老,他現在代表的是北鬥宗出戰,我殺他,神龍組也無法追究我的責任,你少拿那些框架來左右我。”

梁初心看了一眼蒼龍,有些心疼,說道:

“就算你不殺他,他也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
目光看向黑匣子劍客,說道:

“冇想到傳說中的人物居然跑到這種武道邊緣來,據說前輩在劍神塚留下了一條手臂和一條腿,隻是破了青衣劍神的衣袖,儘管僅僅如此,卻足以名揚整個華夏武道世界,前輩何必對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宗門趕儘殺絕呢?”

黑匣子劍客看過去,深邃的眼眸充斥著歲月的滄桑,淡淡的說道:

“你也是個術法者,似乎對他們有所瞭解,我對什麼宗門並不感興趣,我要的隻是這兩人,其他人,隻要他們不攻擊我,我懶得理他們。”

轉頭,看向雲閒鶴,說道:“你能破除這個東西?”

雲閒鶴看向眼前的這個詭異空間,可以看到裡麵的太極八卦圖在不斷的沸騰,外麵的空間和裡麵的空間明顯不同。

連時間流速都不一樣,空氣流動也不一樣,甚至連精神力都難以入侵,修行的大道進入之後,居然斷了連接。

他麵色凝重,額頭上出現汗珠,從未遇到如此棘手的玩意兒。

像是術法,又不像。

難道葉凡在九龍山和自己一戰,並未使出全力?

不由得脊梁骨冒冷汗,這傢夥到底隱藏了多少手段。

繞著這個詭異的空間,雙手結印,擊打出一個個封印在地麵上,強行改變地勢,得以佈陣。

以前他對於地勢的依賴性很大,經過九龍山一戰,他有很大的頓悟,對地勢的依賴性大大減弱,以封印強行改變地勢,臨時組建需要的佈陣地勢。

“老鳥,你要參與進來嗎?在港島,我已經對你手下留情,你彆作死。”

“長甘宗弟子聽令,殺進北鬥宗,屠儘北鬥宗弟子,給我殺啊!”

長甘宗的一位陸地神仙帶頭先殺過去,身後跟著近千名弟子,蜂擁而至,勢不可擋,如同千軍萬馬的奔騰大勢。

“正在正是機會,天涯淵弟子聽令,給我衝啊,踏平北鬥宗。”

天涯淵的弟子也不少,六百多人,手持利劍,帶頭的正是魏楚,凶猛殺來,就是要報仇。

一下子殺過來一千多人。

北鬥宗弟子們都慌了。

個個都手持利器,準備戰鬥。

李秋水的身體早已恢複,手持利劍,盯著殺過來的人,說道:

“這些人還真是會挑時機,葉宗主無法分身,那位強者也無法分身,這麼多陸地神仙還有一千多名弟子,恐怕北鬥宗難逃滅門之劫啊!”

範源拔出利劍,說道:“不管如何,我們既然在這兒,總不能當做冇看見吧?那邊交給葉兄,咱們頂住這邊。”

就在這時!

褚良走過來,雙手結印,一個巨大的封印金燦燦的擋在眾人麵前,臉色蒼白如紙。

噗……

忍不住吐血。

他早已被陣法反噬,身受重傷,但他要拚命,她答應過葉凡不再保留實力的。

嘴裡唸唸有詞。

封印中出現了數把箭羽、金燦燦的箭羽凝練而出。

“殺!”

一聲殺,箭羽射出,穿透空間,變得如同山海狂潮,掀飛前方的空氣激浪,連入道境武者都停下腳步,其他武者更是被壓製,有些人直接吐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