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楚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萬朝城是不是管得有點寬了,武道世界每天都有那麼多的宗門被滅,你們怎麼不去救啊?這個時候發善心了?”

“我天涯淵與北鬥宗不共戴天,即使是萬朝城擋在前麵,我們也會踩踏過去。”

長甘宗的陸地神仙也開口說道:

“縱使與萬朝城為敵,我長甘宗弟子也不會退後半步,滅了北鬥宗,機不可失,長甘宗弟子聽令,給我殺!”

嗖!

一道身影快速衝過來,是萬朝城的石善芳,手持一把長槍,眼眸如刀,盯著殺過來的千餘人。

北鬥宗弟子們都還冇明白怎麼回事。

不知道為何萬朝城會幫助他們,但現在不便於追問緣由。

“北鬥宗弟子聽令,跟隨萬朝城一起殺出去。”

雲興朝已經重傷,但他還在苦撐。

就在這時!

西北邊出現了一隻隊伍,清一色的女子修士,手持利劍,身輕如燕,飄逸衝來。

“寧舊澗眾弟子聽令,守住北鬥宗的根基,殺!”

李秋水渾身是血,身上的傷不計其數,依舊手持利劍,看到宗門諸人殺來,頓時有點淚花奪眶。

無形中一股力量從丹田冉冉升起,和宗門姐妹們並肩作戰,她的戰鬥**越來越強,舞動劍式,劍芒潺潺如山澗流水,濺起細小的微末劍氣,如同山澗戲水。

一場混戰就此展開。

這場戰鬥演變成如今這模樣,誰都冇想到。

葉凡也冇想到。

不過他逐漸放心了。

萬朝城的到來讓他很意外。

現在不至於全滅。

“老鳥,你想破我的結界?你可知何為結界?”葉凡的聲音不大,卻能讓雲閒鶴聽得很清楚。

雲閒鶴微微一愣,滿頭大汗。

剛剛巡查了一遍,發現這個詭異空間似乎並不是陣法,也不是某種空間封印,似乎形成一個獨立的小世界。

葉凡這麼一說。

他似乎頓悟了。

結界!

冇錯,就是結界。

可結界的構建十分難,連他都做不到,恐怕連他的師父一念大師都不一定能做得到,葉凡卻可以做出來。

“你這是結界?”他有些不信,仔細感受,裡麵的空氣流動和外麵不一樣,說道:

“我聽聞結界的構建需要極強的實力,還有很長的時間,你能在頃刻間完成,這不可能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我自有方法,不便透露,你想進來看看嗎?”

突然提高聲音,說道:

“那位劍客,要不要進來看看,你的朋友邪月一直唸叨著你呢,還真是個美人兒,成熟女人的韻味,白皙的皮膚,嘖嘖,人間極品呀。”

黑匣子劍客一直都很平靜的臉頰出現了怒火,殺意更盛,手一揮,所有的飛劍回到劍匣內。

他的雙眼死死的盯著這詭異的空間。

收劍匣,說道:

“小小年紀如此齷蹉、流氓,你爸媽冇教你,老夫來教你!”

葉凡嘴角一揚,還有些冷笑。

打量著躺在一旁的邪月,確實很美,露出的大白腿、烈焰紅唇、很魅惑人。

轉頭看向外麵的黑匣子劍客,不屑一顧。

你不流氓?

你不齷蹉?

你那麼著急乾嘛?

隻見黑匣子劍客拿著劍匣,上前幾步,一腳踢在雲閒鶴的屁股上,將他踢下去,自己也縱身一躍,跳下去。

被太極八卦圖吞噬,進入到裡麵。

“邪月……”黑匣子劍客有些緊張,馬上打開劍匣,催動利劍,連之前被吞噬進來的利劍都被催動了。

葉凡很平靜,說道:

“前輩,你怕不是忘了,這裡是我的結界,以你的修為,應該對結界更瞭解,你敢進來,我佩服你的勇氣,但你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