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浩波的情況是最好的,也已經醒來,有他表姐在照顧。

楚天雄的情況也穩定下來,暫時不會出什麼事,昨夜楚明心在這兒守著爸爸。

羅芳華母子情況也在好轉,羅芳華已經醒來,滿臉淚水,眼睛都哭腫了。

“華姐,孩子冇事,不用擔心。”

病人都無大礙。

進行施針!

很快,天醫館迎來第一個病人。

街坊鄰居,看到醫館破敗不堪,工人在裝修,滿滿的驚愕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啊?葉醫生,你這不是剛開業冇幾天嗎?怎麼有重新裝修了。”

葉凡苦笑,看來還是有些普通老百姓不知道昨晚的事,說道:

“來看病的?過來,小心點,彆踩到釘子。”

葉凡看向高雅溪,說道:“你給他看,我去整理一下藥房。”

很多珍貴藥材都被弄得一地,葉凡心疼不已。

冇多久!

董建國、高良都來了。

他們顯然是知道昨晚的事,看到一片狼藉,歎氣。

兩人和葉凡一起整理藥房,給藥物分類。

“葉醫生,我給你重新進一批藥吧,不少藥材都被破壞了,氧化了。”董建國心中隻有無線無奈。

董建國雖被稱為西醫聖手,但麵對林家這樣的龐然大物,他也會冇轍。

“也行,很多藥材都用不了了。”

很快,工人也進來。

藥房的破壞不是很大,就是藥材被弄了一地,隻需要簡單修複一下就可以。

忙碌了一天!

葉凡其實心裡一直在等候。

等待林家的人上門找茬。

等待劉家的人上門找茬。

一直到天黑,這兩家人都冇有出現。

有點意外。

下午,又下雨了。

工人很敬業,下雨了,就先裝修室內的。

晚上還要開燈加班。

葉凡當然不能虧待他們,大魚大肉伺候,吃飽纔有力氣乾活。

來到楚天雄的病房,看到小姨子,問道:“你姐呢?”

“不知道,下午的時候出去了,還冇回來過。”楚明月咬著蘋果,突然一隻手搭在葉凡的肩膀上,說道:

“二狗,你怕不怕?”

葉凡莫名其妙,掰開她的手,說道:

“怕什麼?”

楚明月嚼著蘋果,說道:

“我聽說了,一口棺材直接送到林家大院,雖然網上傳聞是霍家做的,但起因是你的醫館,我也挺芸姐說了,你也有參與。你就不怕林家報複?”

“林耀北有個哥哥叫林耀東,這人我接觸過,比林瘋狗穩重多了,但非常腹黑,城府極深,不好對付,你彆被人打了都不知道是誰。”

“呔!你姐夫我是誰啊?”葉凡滿不在乎,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我可是鬼手天醫,道法高手,什麼陰謀詭計在我麵前,直接一拳打爆。”

“以力破萬法,聽過冇?在絕對的實力麵前,所有的陰謀陽謀都冇用,看你姐夫我如何虐狗。”

楚明月咬了一口蘋果,翻了翻白眼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很厲害,但你是冇見過林耀東,他很強的,你知道劉誌輝嗎?西陵劉家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見過!”

楚明月頗有興趣的說道:

“劉誌輝曾經惹過林耀東,結果你猜怎麼著,第二天,劉誌輝渾身是屎,從豬圈裡爬出來,直接被人當成精神病抓緊精神病院治療,後來是林耀東把他救出來。”

“他當時對林耀東感恩涕零,後來一查,這一切都是林耀東做的,但他完全冇有證據,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葉凡聽著還挺有趣的。

“你繼續說,這林耀東好像手段挺厲害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