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師父給你留下這句話,當你知道仙的存在,你便不會讓青衣劍神成為你的執念,因為他不值得。”

黑匣子劍客聽著葉凡的一席話。

他沉默了。

低著頭,久久不語,也不知在想什麼。

青衣劍神一直都是他的執念,以為人生最高的追求便是達到青衣劍神這般人物。

修仙者、冰河時期、世界的真相、仙人重現……

以前他冇想過這些問題。

現在一下子被衝擊了。

世間若真有仙,青衣劍神不過是凡塵一名厲害的修士而已,確實不值得。

“哈哈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突然,他大笑起來。

笑得很肆意,很狂妄。

外麵的人都聽到了。

大家都不明所以,紛紛看向那個詭異的空間,有些疑惑。

北鬥宗以及站在北鬥宗這邊的人眉頭緊皺,更加擔心了。

難道是葉宗主敗了?

他們都不知道裡麵的情況,很擔心。

葉凡把手中的劍丟給黑匣子劍客,說道:

“前輩,你可以再去戰青衣劍神了,看來你悟了。”

黑匣子劍客收起笑聲,冇有一絲的興奮,不過渾身神經放鬆,說道:

“是啊,我悟了,青衣劍神不值得,生而為武者,當追求道的儘頭,抬劍隻為仙,不應被區區一個青衣劍神迷亂了一生,劍神塚,不去也罷。”

抬頭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你成立宗門,舉宗昇仙,揭開世界的真相,可當真?”

葉凡鄭重的點頭,說道:“這句話不僅僅是我師父給你的,也是給我的,抬劍隻為仙,凡俗不過塵埃,仙人纔是永恒。”

黑匣子劍客將所有的劍收回劍匣,關閉劍匣,說道:

“你若不嫌棄我老頭子缺胳膊缺腿,我老頭子今後在你這小宗門住下,我和你一起揭開這世界的真相,從此抬劍隻為仙。”

葉凡有些錯愕,不過急忙說道:

“前輩乃是當世一代強者,我歡迎還來不及呢,豈會嫌棄。”

冇想到居然收穫這麼一位超級強者,這可是增強戰力啊。

“前輩,我宗門之人正在麵臨滅亡危機,我師姐正被天狗道人纏住,你再不出手,我就成光桿司令了。”

黑匣子劍客手掌輕輕一拍劍匣,利劍出鞘,道:

“讓我出去!”

葉凡打開結界,讓他出去。

自己也縱身一躍,跳出去。

縱觀地麵上的形勢,極為不妙。

林溫柔和洪慶幾乎筋疲力儘,已經在苦苦掙紮,但天狗道人依舊步步緊逼,一把天狗刀縱橫無敵。

洪慶已然重傷。

不過好在黑匣子劍客快速操控飛劍,擋住了攻擊。

“你……什麼意思?”天狗道人疑惑,不解。

林溫柔同樣不解,所有人都不理解。

葉凡嘴角一揚,看向那邊的群戰,北鬥宗弟子又死了不少,手持斷水劍,一瞬間,劍光沖天、無儘劍意碾壓四方,一道劍芒衝高天而起。

“誅仙劍式,第二式——一劍斷山河!”

一道劍光直逼寰宇,肆意縱橫的劍氣掃蕩八方,淩厲的劍芒破開這黑暗的空間,照耀這個世界。

恐怖的劍意在碾壓,無數人都感覺到了死亡的窒息感。

這劍氣磅礴浩蕩、這劍芒恐怖淩厲。

諸如黑匣子劍客、林溫柔、洪慶、禿鷲以及楚明月這幾個修仙者都能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大道在轟鳴。

大道與劍意產生共鳴,大道之力在翻湧,天地之力在賦予這一劍更強的殺勢。

“一劍斷山河!”

葉凡冇有保留餘力,他心中充滿怒火和殺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