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劍芒從天空而斬,破開了被天狗道人凝聚的黑雲,外麵的日光照耀進來,伴隨著狂暴的劍勢映照而下。

恐怖的劍芒斬向人群。

“這……葉凡出來了……”

“這該死的窒息感,這一劍好強……”

“快,撤退,躲開……快躲開……”

無數人慌了。

就算是陸地神仙,遇到這一劍的威壓都感覺到死亡的窒息。

劍落、鋒芒斬。

轟隆隆……

劍芒未到,劍氣已經開始切割不少修為低下的武者們,地麵的一些建築物也被摧毀,在如此強勢的劍威之下崩塌。

聲聲慘叫傳來。

無數人都在瘋狂亂竄,逃亡。

終究逃不過這一劍的怒斬。

一劍寒光三千裡,逃不掉的。

劍芒落地!

轟隆隆……

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“他怎麼會這麼強……啊……”

無數人化作肉泥,無論修為,在葉凡麵前隻有死路一條。

劍斬而下,即使大量的陸地神仙聯手築出的強大防禦,在這一劍之下都顯得那麼微不足道。

直接粉碎!

斬落!

血花在綻放,鮮血染紅了這片天空、爛肉在飄散、殘肢斷臂被甩四方,多少人來不及慘叫,已經屍骨無存。

地上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裂縫,那是利劍所斬,地表震盪,宛若地震。

震驚了所有人。

連天狗道人都被震驚了,有些詫異的看著如同殺神般的葉凡。

葉凡的身影在原地上消失,衝向北鬥宗諸人麵前,所過之處,劍芒閃爍,一路掠殺,遇到長甘宗、天涯淵、洪門弟子隨手斬殺。

停留在北鬥宗弟子麵前,同時看到寧舊澗以及萬朝城的弟子,他們都很激動,每個人都渾身是血,看著葉凡。

“葉宗主,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輕易死的。”

“宗主,太好了!”

“葉宗主,那個黑匣子劍客……”

大家都很激動,即使身受重傷,但也冇有喊疼,他們知道葉宗主一來,他們就可以扭轉局勢。

剛纔那一劍,徹底扭轉局勢。

敵人已經不想再戰,而是選擇逃亡。

葉凡看了一眼,黑匣子劍客和天狗道人在小聲交談,時不時的看向葉凡,還看向林溫柔,偶爾還點頭。

收回目光,看向四處逃亡的敵人,說道:

“天涯淵、長甘宗、洪門、趁火打劫,我會去拜訪你們宗門的,嗯?那是王瘋子?”

看到王天峰的逃亡的身影,他有些詫異。

有意思了!

“追!”

李淑豔拿起劍,準備追殺。

“不用追了。”葉凡攔住,看向眾人,說道:

“今日一戰,諸位損失極大,我們稍作修整,如果隻是殺掉這些人,那就太便宜他們了,我會狠狠的敲詐一筆,再拿他們的頭顱來獻祭死去的兄弟。”

目光看向萬朝城和寧舊澗的幾位負責人,說道:

“冇想到我北鬥宗存亡之際,萬朝城和寧舊澗前來幫忙,不然我北鬥宗弟子都會儘數被殺,我北鬥宗欠你們一份人情,他日,我定會奉還。”

目光掃視,到處都是屍體、到處都是流血、還有破敗不堪的建築物,說道:

“宗門已毀,無法招待諸位,待我重建宗門,邀請諸位來做客,如何?”

羊元正擦了擦臉上的血跡,說道:

“葉宗主,那邊怎麼辦?”

葉凡看了一眼,黑匣子劍客和天狗道人還在談,說道:

“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,黑匣子劍客已經答應駐紮北鬥宗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這位天狗道人也會留下,至於那位邪月,我會儘量讓她也留下,有這三位鎮守宗門,以後應該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