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溫柔和葉凡都有些詫異。

師父好像冇有這種癖好吧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了?”

“大概八百年前,我一直尋找,從此不再見,經過我多方打聽,得知袁天師是一名專研修仙之法的人,我也對修仙之法進行了一些調查,所以當我遇到林溫柔時,我就知道他跟袁天師有關,極有可能就是父女或者師徒。”

“我不管你們是要揭開世界的真相,還是追尋修仙者的秘密,都跟我無關,我隻想找到我的妻兒,我想知道袁天師在哪裡。”

林溫柔和葉凡一臉懵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聲音傳來。

“老狗,你可還記得我?”

天狗道人轉過去,看到一位邋遢的老者,蓬鬆的頭髮,亂糟糟,頓時瞪大雙眼,有些顫抖,說道:

“你……你是跟隨在袁天師身邊的那個小年輕,他好像叫你——毛蛋……”

毛蛋露出笑容,說道:“冇想到過去這麼多年,還能遇到能認出我的人,我師父並冇有殺害你的妻兒,當初我和師父要離開,是你的妻子和兒子追上來,想要跟我們走,並且說已經得到你的同意。”

“你還記得我師父說過,你的兒子天賦很不錯,希望能收他為徒,但必須得帶走他,可你不答應,看來你老婆騙了我們,我們帶走你老婆和孩子,他們目前就在三仙門,不過你見不到他們的,你還不夠強。”

“什麼?他們在三仙門?”天狗道人很震驚,也很激動,說道:

“你是說我妻子和兒子在三仙門?為什麼我見不到他們,我可以去拜訪三仙門,表明身份。”

毛蛋繼續說道:“因為你兒子天賦異稟,被我師父看中,他作為揭開世界真相的一份子之一,世界的真相冇被揭開之前,不會見任何不相關的人,你也查不到他的存在。”

天狗道人沉默了。

印象中,袁天師確實看上了自己的兒子,至於現在人是不是真的在三仙門,他不確定。

“毛蛋,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千真萬確。”

“要是我發現你騙了我,我一定會殺了你,不管你背後是誰,都護不了你。”

毛蛋有恃無恐,說道:“我冇必要騙你,對我冇有任何的好處。”

天狗道人看向葉凡,說道:“你的天賦很不錯,我是六上宗天狗宗的創始人,我邀請你加入天狗宗,日後我和你一起登上三仙門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你是想把宗門抬上三仙門的高度,成為第四仙門,還是我們兩人殺上三仙門,去尋找你的妻兒?”

天狗道人說道:“兩種形式都可以,你喜歡哪種?”

“我都不喜歡。”葉凡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我聽說想要成為第四仙門,得擊敗青衣劍神,我對他冇有興趣,我也不想成為你們天狗宗的嫁妝,殺上三仙門,那是你的事,我有自己的目標。”

“我並不想要追求什麼第四仙門,我發展自己的宗門,實力達到了,管他們承不承認,我還不承認他們呢,我隻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。”

看了一眼黑匣子劍客,說道:

“現在前輩已經答應留在我的宗門,我們宗門會越來越強,比肩三仙門不過是時間問題,隻要給我時間,超越三仙門不是問題,如果你有興趣,可以留下來,我歡迎你。”

天狗道人看向黑匣子劍客,說道:

“你真的不打算跟我去天狗宗?”

黑匣子劍客搖了搖頭,說道:“這邊有更吸引我的東西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