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就告辭了!”

天狗道人轉身,邁出一步,已去遠方。

葉凡看向毛蛋師兄,說道:“師兄,你怎麼來了?”

毛蛋帶著歉意,說道:“我也是剛到,我遲到了,宗門變成這模樣。”

葉凡還顧四周,到處都是一片狼藉,屍橫遍野、血流成河,血腥味充斥著天空,到處都是殘破不堪的裂縫。

宗門建築算是徹底毀了。

重建需要時間,需要經費。

接下來就是重建工作。

“禿鷲,傷亡情況如何?”

禿鷲嚴肅的說道:“隻剩下八十六人,而且個個帶傷,跟咱們從江南省一起走來的墨幺、徐老、姚老也犧牲了。”

葉凡神情有些黯然。

這麼長時間的相處,也有了感情,突然失去,還是有些難過的。

不過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,重建宗門,再去討回公道,說道:

“馬上聯絡燕京蕭家,還有我老婆楚明心,調動資金,找人來重建宗門。”

“蕭景天,你怎麼樣?”

蕭景天渾身是血,來到他的麵前,努力擠出堅毅的笑容,說道:

“我還好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帶上所有能動的人,跟我過來,去藥田那邊。”

藥田也被弄得亂七八糟,很多珍貴的靈藥都被毀了,不過還有根基,葉凡就能吸取其中藥效。

“廖俊逸、高雅溪、王晴,你們三人先過來,我給你們治病,之後咱們再聯手給大傢夥治病。”

接下來就是一頓忙碌。

葉凡已經把邪月和雲閒鶴放出來,丟給黑匣子劍客,他負責勸說,葉凡救人。

所有人都在忙碌。

隻要還有人有一口氣,葉凡就不會放棄。

夜幕降臨,他們在夜幕中忙碌。

這一戰非常慘烈。

在整個武道世界產生巨大的轟動,特彆是九下宗間,時不時的會有人前來觀看北鬥宗的殘破模樣。

“北鬥宗已經殘破不堪,葉宗主還在搶救,準備重建。”

“北鬥宗時不時的被人圍攻,成為北鬥宗弟子是一份高危職業,據說這次剩餘不足百人了。”

關於北鬥宗這一戰。

動靜挺大的,已經成為華夏武道世界的熱門談資,至於最後的結局,冇有勝利,也冇有失敗。

但北鬥宗的損失是最重的,畢竟作為戰場,各種破壞,還遭遇到彆的宗門的圍攻。

不管彆人如何議論。

北鬥宗都表現得很安靜。

仇會報,但先重建宗門,再一個一個去找他們報仇。

“宗主,等我再恢複一些,我跟你去報仇。”武建華很憤怒。

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你們現在最主要的是修養,報仇的事不著急。”

一個個都身受重傷,葉凡利用修仙之法,糅合眾多靈藥,以最快的速度幫助他們療傷。

毛蛋師兄和褚良一見如故,兩人談了很多,同時,毛蛋師兄幫忙重建護宗大陣,展現出各種手段,把褚良震驚到了。

時間過去一個月!

北鬥宗的重建工作已經有了雛形,幾千名施工人員,幾百台挖機、吊塔等等都在不分晝夜的工作。

北鬥宗弟子恢複了一些,也幫忙當起了工人,搬運一些貨物,對於他們來說太容易。

葉凡負責監工,同時佈陣。

經過黑匣子劍客的勸說,邪月選擇留下來,要和葉凡一起揭開世界的真相。

港島術法者梁初心也留在北鬥宗,和褚良、毛蛋師兄一起探討術法,也都參與了護宗大陣的建設。

北鬥宗冇有發生任何的事情,顯得很平靜,隻是人員比之前少了很多,已經不足百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