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之所以願意留在北鬥宗,便是葉凡答應幫她鎮住體內魔性。

“葉宗主,我不能永遠待在你的宗門,不過我可以留下一個傳人,我看到一個很適合的人,我看你跟她很熟,你可把她找來,我會將畢生所學傳授於她。”

“哪個?”

“就是一週前,我看你們在一起,挺親密的,你叫她秦傾城,她的氣質、天賦都很嫵媚、很適合我的功法。”

“她……她不是我們北鬥宗的人,不過你放心,我會把她找來的。”

葉凡看向黑匣子劍客,說道:

“前輩,長甘宗、天涯淵以及洪門那次的圍剿,我看報仇的時機到了,隻是我擔心我走後,宗門空虛,還請兩位前輩幫我鎮守宗門。”

黑匣子劍客擺了擺手,說道:“小事一樁,你傳授我們修仙之術,這是對我們極大的恩惠,幫你看著宗門,還不是簡單。”

葉凡得到滿意的答覆,離開後山。

找到師姐!

“師姐,兩位前輩已經答應了,咱們該行動了。”

報複,葉凡從來不會放棄,隻是有時候需要等待時機。

林溫柔走出房間,伸著懶腰,說道:

“咱們從哪個宗門開始?”

葉凡看向前方,說道:“洪門!不過我需要先跟神龍組瞭解一下情況,為何洪門可以重返華夏,這個理由,決定我下手的輕重。”

夜色很溫柔,月光輕撫。

已是春暖之時,春風暖洋洋。

葉凡和林溫柔出門了。

直奔神龍組,距離較遠,兩人乾脆從世俗這邊走,坐飛機前往燕京,再進入武道世界,時間上縮短了一半。

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。

來到一座大院前。

程湘芸穿著修仙的現代裝,已經等候多時。

從未見她穿過現代裝,其實也很美,有種都市麗人的感覺,不加以任何的粉黛也美得讓人著迷。

“師弟,你喜歡?”林溫柔注意到他的眼神。

這話一出。

程湘芸直接臉頰緋紅,低著頭,又很期待葉凡的回答。

葉凡直接打哈哈,道:“美女誰不喜歡啊,走啦,進去。”

程湘芸有點小失望,葉凡不認真回答,但自己也不能表現得太明顯,帶著兩人走進裡麵。

來到一個客廳內。

這裡坐著三個人。

傅河、青龍、還有一位老婦。

葉凡和林溫柔走進來,三人紛紛站起來。

“葉前輩,林前輩,坐!”傅河親自沏茶,笑臉相迎。

兩人坐下。

青龍開口說道:“葉前輩,東瀛國一彆,咱們許久不見了,但關於你的事情還真是接連不斷啊,特彆是三個月前,三位仙人之境的強者襲擊北鬥宗,其他九下宗也參與進來,你還能反製兩位仙人之境,我聽說黑匣子劍客冇什麼傷,然後你們就和好了,你怎麼做到的?”

葉凡喝一口茶,掃視四人,他們都是一臉期待的樣子。

“高人自有妙計,嘿嘿。”

這話讓大家都懵了,期盼半天,你還是不願說。

傅河說道:“葉前輩,我們就是好奇,並無他意。”

葉凡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“麵對弱者,咱要以武力服人,遇到強者,咱要以德服人。”

四人直接無語。

傅河問道:“你來乾什麼來著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想瞭解一下你們神龍組為什麼要讓洪門重返華夏,我打算對洪門動手了,我不知道你們有什麼計劃,萬一我把握不好,壞了你們的計劃。”

傅河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機密!”

“……”葉凡直接無語,道:“我來之前問過你們的,怎麼到這兒就變成機密了?耍我玩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