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河說道:“以德服人。”

葉凡這才反應過來,笑了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傅河,你很記仇啊,真小氣。有這必要嗎?不就是說服黑匣子劍客嘛,我師父給他留了一行字,他看不懂,我給他翻譯一下,他就服了。”

說著,用手指沾了沾茶水,在桌子上寫出來。

大家盯著他的手指。

“道之儘、仙之臨、抬劍隻為仙!”

程湘芸念出來,一臉思索的樣子。

老婦眉頭一皺,問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林溫柔搶過葉凡的話,說道:

“這都不懂,道是我們所修之道,修行一途的儘頭是仙,抬劍隻為仙,那邊是斬仙纔是我們的終極目標,黑匣子劍客肯定是被青衣劍神困住了心魔,我師父再告訴他,青衣劍神不值得他為之努力,方向錯了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差不多就這意思,解開了心魔,而我又是修仙者,他便願意跟著我一起尋仙,青衣劍神不再是他的目標。”

大家恍然。

原來如此!

傅河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國武者中有不少正義之士,不僅僅是神龍組,還有其它宗門的武者,很多在海外執行任務或者曆練時,被洪門的人抓住了,他們總能找到各種藉口扣押咱們的人,而這批人一般都是比較強的,也是比較關鍵的人物。”

“我們不過是做了交易,讓他們重返華夏武道世界,換回那些人,但我們絕對不會給予他們任何的幫助,他們自生自滅。”

“說到底,咱們華夏乃是武道起源地之一,修煉資源豐富、還有各種秘境和遺址,這纔是他們真正垂涎的,上古遺址的現世,便是他們的大目標,而且我聽聞,他們正在爭取進入無相秘境。”

葉凡有些不解,說道:“武者生死不是常事嗎?他們可是漢奸走狗,為了那些人,讓他們回來,這說不過去吧。”

傅河歎了口氣,說道:“武者不畏生死,但有些人在某個地方經營了很長時間,有固定的人脈資源,派一個新人過去,需要重新建立,這是需要時間的,有些地方甚至需要百年之久,所以不劃算。”

“上頭的意見是,讓他們回來,武道本自由,如果有機會、有藉口,可殺,但神龍組儘量不要親自動手,其實我們已經暗中殺了不少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“暗中殺?我之前在江鎮時,遇到湘芸,你好像也有計劃,可我並冇有看到你們在動手,你們怎麼個殺法?”

程湘芸想要解釋,但他需要得到傅河的同意。

隻見傅河緩緩說道:“葉宗主,等你們北鬥宗成為九下宗之一,我再給你答案,現在嘛,還不是時候。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你直接說我現在還冇資格得了,不用說的那麼委婉。”

傅河尷尬的笑了笑,不否認。

林溫柔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三仙門之一的崑崙應該跟神龍組關係不一般吧?”

傅河微微一愣,拿著杯子的手停在半空,隨即反應過來,笑了笑,說道:

“林前輩,我能說的就這麼多,對於洪門的人,你們能下多重的手就下多重,我樂意看到,不過你們所做的一切,都跟我們沒關係哈。”

說著,轉身,拿過來一個木盒子,放在桌上,打開。

裡麵是一張圖紙,圖紙最上方寫著:洪門·華夏總部平麵圖。

“葉前輩,這是一張廢紙,我打算扔掉了,你等會出去時,幫我丟進垃圾桶。”

葉凡直接拿過來,放回盒子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