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多謝陳城主,上次陳城主說要介紹洪門的負責人給我認識,還作數嗎?”

陳城主瞭然。

他們要去洪門。

萬朝城確實和洪門有些交集,不過權衡利弊,洪門帶來的利益,跟修仙之法相比,不值一提。

賣洪門,不用猶豫。

“我萬朝城就有洪門的人駐守,不如我引薦你們認識認識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好呀,那就麻煩陳城主了。”

“請!”

“師姐,走!”

三人折返回去應天大街。

來到一座閣樓。

閣樓門口守著的就是洪門弟子。

看到葉凡時,眼眸出現了怒火,不過陳城主也在,不好發飆,已經有人前去通知負責人。

三人來到三樓的客廳,坐下等候。

一會兒!

兩位洪門武者走過來。

“陳城主,你來了,怎麼不說一聲,我去門口接你。”中年男子笑盈盈的,很客氣,目光看到葉凡和林溫柔時,變得淩厲起來了。

陳恒銘說道:“給你帶來幾個朋友,互相認識認識。”

林溫柔看向兩人,露出甜美的笑容,主動走過去,問道:

“兩位好,你們就是這裡的最高負責人了嗎?”

言語中,伸手過去。

兩人也不好拒絕,伸手跟她握手,同時點頭說是。

而就在這一瞬間!

林溫柔伸過去的手,瞬間握緊,變成兩個巨拳,渾身爆發出磅礴的大勢,滔天的拳勢驚駭炸裂,周圍的一切都被掀起。

兩位洪門武者都來不及反應。

嘭嘭!

兩拳出擊,沉悶的巨拳打在兩人身上,骨頭打斷,後背凸起一大塊,直接吐血橫飛,重重的砸在窗戶上,砸開窗戶,掉在應天大街上。

下麵的武者已經注意到這裡的動靜,紛紛衝上來。

林溫柔看向那些人,彷彿化身洪荒蠻獸,發出怒吼,踩著穩健的步伐衝過去,雙手巨拳已經握緊、巨拳轟擊。

驚駭的大勢橫推,閣樓直接崩塌。

葉凡就坐在那兒靜靜的看著,一言不發,也不曾動身,看著師姐虐狗,這些菜雞不用自己動手。

餘光看了一眼陳城主,他也冇有動靜,手裡拿著一杯茶,若無其事的喝著,似乎早就意料到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這個閣樓內,差不多有二十多位洪門武者。

林溫柔一路殺下去,殺到外麵,血濺閣樓,還不解氣,但已經冇人了。

而街道上來了不少萬朝城的人,將林溫柔圍起來。

“你是什麼人?居然敢在萬朝城殺人,我看你是活膩了。”一位帶頭的武者憤怒的說道。

林溫柔看向上麵,說道:“你再不下來,我把他們也殺了。”

嗖嗖……

兩道身影從上麵下來。

“城主!”

“見過城主!”

大家紛紛恭敬叫喚。

陳城主看了看地上的屍體,被破壞的閣樓,再看向圍過來的萬朝城武者,揮了揮手,他們馬上離開。

目光再看向葉凡,道:“葉宗主,可滿意?”

葉凡露出笑容,說道:“還行,陳城主,你這是要跟我們北鬥宗同仇敵愾了呀,我想不出理由,你可以給我個理由嗎?”

萬朝城這麼做的風險挺大,先不說洪門實力有多深,但洪門和其他九下宗都有交集,說不定可以說動其他九下宗一起抵禦萬朝城。

聽說萬朝城和天涯淵、長甘宗這幾個宗門不怎麼合!

陳城主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“這是我的賭資,我賭你會贏!”

“賭資?”葉凡眉頭一皺,沉默了好一會兒,說道:-